你准备好了吗,有温情的医护团队

有骨头不愁肉——这可能是很多人对早产儿宝宝的认知,觉得就是少了些斤两而已。

早产儿父母需要注意什么呢?广州市新生儿学会主任委员、广州地区儿童保健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儿科主任崔其亮教授接受了本报采访,为早产儿家长指出了注意事项。
早产儿是指出生胎龄不满37周的宝宝。早产儿容易发生颅内出血、肺出血和缺氧等病状。其中缺氧和颅内出血易导致患儿出现脑损伤,而脑损伤患儿如不及时接受长期观察和治疗,可能导致脑瘫。脑瘫患儿的生活质量低,自理能力差,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因为脑瘫无法在新生期检出,所以早产儿出生后所接受的纠正性治疗就显得更加重要。

图片 1

但实际上,早产儿一般都会因出生时缺氧而遭受不同程度的脑损伤,生存和成长的过程很艰险,尤其是刚出生前两周,非常凶险,情况严重的,更有非常大的概率患上脑瘫。后期还要进行大量干预治疗,如果不及时,孩子的发育会严重滞后。

崔其亮表示,早产儿出生时大多体重偏低,比起足月婴儿,他们必须完成追赶式增长,即1周岁前在体重上达到足月儿出生后的生长状况。大脑功能发育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以早产儿为主的高危儿,出生3-4个月时一定要接受医院随访和评估,以进行诊断和纠正。综合治疗、持续观察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脑瘫的发生。他透露,该院曾接诊过一对早产双胞胎,体重达到正常水平后,父母就再也没带孩子到医院评估和治疗,直到孩子一岁半时被诊断出患有脑瘫。如果这对孩子从3个月大时定期接受评估和治疗纠正,罹患脑瘫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医生们正在认真查房

这些早产儿的父母都非常无助。今天,年糕妈妈请来了“小西瓜妈妈”来分享她的故事,希望能给早产儿妈妈们带来信心和鼓励,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个群体。小西瓜妈妈关注我们公号两年多了,是一名坚强的早产儿妈妈。

崔其亮同时提醒新爸新妈们:因为父母身上的病菌可能会给宝宝带来危险,在宝宝还处于监护期时,医院会严格控制探视时间。但母亲可以将母乳拿到医院,要求医生喂给宝宝。父母也可以就宝宝的问题咨询医生,医生会专门留出时间解答这些问题。

图片 2

山东济南,妇产医院,NICU监护室外。

医护人员及时了解宝宝们的情况

产后等了足足一个月,小西瓜妈妈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她的孩子——趁着他从监护室里出来做CT的机会。

图片 3

这之前,她只能从医生那知道孩子的情况:出生体重1050g,肺出血、脑出血造成梗阻性脑部积水,经常性呼吸暂停,只能住在新生儿监护室治疗。

医生们对待宝宝足够有耐心

此时眼前的小人儿,浑身黑紫,小脚和她的手指差不多,身上是各式冰冷的导管。鼻子带着呼吸器,嘴里插着胃管,不停地吐着白沫,疲倦的缩成一团。身上的监护仪器一路不断滴滴着报警,提醒她孩子又忘了呼吸。

图片 4

她懵了,这是自己的孩子?小小的身体独自躺在巨大的检查床上,好像随时都要不见一样。CT室的门一关,她就抱着外面的护士长哭起来。

新生儿护理部的女医护人员们

好多人劝她放弃,但是她说:“我的孩子,我知道他可以的。”
产前她在床上整整躺了两个月,肌肉萎缩的厉害,产后硬撑着只花了8天就重新下地走路,在监护室外守着孩子,为他准备母乳。

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成立于1954年,历经60多个春秋岁月不懈发展,现已成为芜湖市及皖南地区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为一体的儿童中心之一。科室分为新生儿组、普儿组和儿童保健康复组,现有医护人员99名,其中医师33名,护士66人,女性占比9成以上。可以说整个医院,儿科的女性医护人员最多,占比也最大。不管白天夜晚,在普通病房还是重症监护室内,都能看到她们忙碌的身影、听到她们细心的叮嘱。病房走廊的墙壁上,张贴着她们的优质服务用语:“用心呵护每一位宝宝,以奉献为快乐,以满意为宗旨!”在这里,见证了太多生命的奇迹,发生了太多患者与医生之间的感人故事。患者的理解与感谢,成为所有医护人员努力前行的动力。

如今宝宝早已出院,虽然在接受康复治疗,但是各项指标已大为好转,就连主治医生都震惊不已。

850克的“苹果宝宝”转危为安

26周早产,手术前她大喊“保住孩子”

二院儿科新生儿病区平均每个月接收新生患儿150-160人,其中部分是从县区和周边城市转院过来的。这些患儿中,早产儿最普遍,占比达1/3。对于早产儿的救治、管理和康复水平,二院儿科始终走在安徽省前列。“我们救治过一个出生850克的宝宝,在母体里还不到28周,只有苹果那么大,被称为‘苹果宝宝’。家人送过来时已奄奄一息,经过我们全力抢救,孩子终于转危为安,现在孩子都七八岁了,逢年过节家人都给我们发短信问候。”儿科主任医师王红群说,每次见证生命的奇迹,都是医护人员最大的欣慰。新生儿重症病房除了早产儿占比大,高危儿也很多,例如胎儿宫内缺氧、发生窒息,孕妈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婴儿出生后也会出现问题。由于责任重大,新生儿组的周小红主任、水卫华主任一刻不敢松懈,经常带病工作以缓解人手紧张,她们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条生命,一个家庭的希望,医护人员要竭尽所能,让每个孩子健康出院。”

2014年12月,她冒着巨大的妊娠风险怀上了小西瓜,因为早先动过大手术,这个孩子怀的非常艰难。没多久她就出现了先兆流产的征兆,B超显示胎盘低置,结果很不好。

据了解,二院新生儿病房分为NICU、早产儿组、新生儿黄疸组及感染组,能常规开展新生儿高频、常频及无创呼吸支持、PS应用、新生儿黄疸换血,PICC、脐动静脉置管、中心静脉置管、遗传代谢性疾病筛查、全静脉营养等三甲技术项目,对早产儿、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患儿有自己一套规范化管理措施、先天性甲减的治疗也在地区处于领先地位,NICU能处置各期早产儿、DIC、新生儿休克、新生儿呼吸衰竭、重度窒息、恶性心律失常、化脑、脑出血、重症肺炎、气胸、严重低血糖等危重症。

到怀孕4个月时,她身体起了很强烈的反应,有时轻微一个动作都会引发出血,只能卧床来保胎,吃喝拉撒全都得在床上完成,安宝点滴每天24小时吊着,后,满手满胳膊一片青紫,连血管的位置都找不到了,药物反应也很严重,常常手抖心慌,心跳动辄跳上140。

13岁孩子父亲感谢致歉

她想为孩子做点什么,可是身体实在太虚弱,除了把点滴速度调到能忍受的极限,每天掰着指头算日子,也做不了更多的事情了。

医护岗位是非常特殊的服务岗位,对孩子的治疗,每一位医护人员都是小心谨慎,但有时也会遇到家长不理解的情况。除了担负救治工作,医护人员还要全力做好沟通安慰,既有对孩子的安慰陪伴,也有对孩子家属的沟通解释。

小西瓜妈妈只坚持了26周的时间,甚至连低标准28周数都没达到。手术前科室主任大喊着:“孩子不能保了!”她在昏沉中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保住孩子!”她从不骂人,那时急得第一次爆了粗口。

曾有一位13岁的孩子因为持续惊厥于傍晚时分到二院儿科就诊,医生在对患儿进行心电图等相关检查后,第一时间判断为心肌炎,孩子被迅速转到普儿区重症监护室,经过进一步检查确诊为爆发性心肌炎。“这是非常危险的病,死亡率很高,必须立即抢救,同时我们也下达了病危通知。”王红群主任说。她和科室的杨咏梅主任立即协同对孩子实施抢救治疗,孩子的父亲在外地打工得知消息赶回来,对医院的救治和下达的病危通知非常不理解,认为医护人员夸大了孩子的病情,出言不逊态度恶劣。“我们只能忍受,一边积极抢救孩子,一边不断地给这位爸爸做解释工作,经过一夜的积极抢救,到早上8点,孩子终于转危为安。”王红群主任说。直到这时,孩子爸爸才认识到医院的救治多么及时,“向我们表示感谢,也为自己不好的态度道歉。”

醒来后,她变成了科室的名人。敢在动手术前,对主刀医生破口大骂,她是第一个!

据了解,普儿病区重症监护室自2017年5月成立以来,抢救的危重患儿无数。前不久,有一位2岁男孩因重症感染、肺出血来到二院儿科,当时很多器官已经衰竭,生命危在旦夕。经过王红群主任、何国华主任及谢益春、李娜娜、李迟佳等医生几天几夜的精心施治,孩子终于转危为安。临出院那天,孩子父母及爷爷奶奶特地写了感谢信,买了鲜花送给医护人员。由于孩子小,在重症监护室家长是不能进去的,所有陪同护理都由护士进行。“孩子叫‘小叮当’,非常可爱,喜欢玩球,我们就把家里带来的球给他,还给他讲故事、唱儿歌。对孩子陪伴和安慰,这是非常重要的。”普儿区护士长熊鹰说。

孩子出生后生命垂危,医生多次劝她放弃

据介绍,普儿病区诊治范围非常广,共有77张床位,在哮喘规范化管理、脱敏治疗、腹泻病、川崎病、性早熟、矮小症等方面诊治富有特色,PICU能救治各种中毒、休克,呼吸心力衰竭、重症肺炎、哮喘持续状态
、肺出血、爆发性心肌炎等危急重症。每一个孩子的康复,每个生命奇迹的见证,都是所有医护人员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万幸,孩子总算是留住了。

保健康复让孩子未来更美好

小西瓜出生时体重只有1050g,低记录是900g,花了17天才勉强恢复到出生时那样。和妈妈相比,他遭的罪也不遑多让。肺出血导致肺部极容易感染,脑出血造成阻梗性脑部积水,阻梗无法吸收,积水太多,必须多次手术抽取,小家伙每次都哭的小脸发白。

“过来宝宝,阿姨给你贴个爱心。”在儿童保健康复病区的病房走廊内,护士长黄秀琼正在给一位患儿额头和手背上贴小贴画,孩子非常开心。“贴画是我自己买的,用来鼓励孩子,表现好了就给他们发一个。”黄秀琼笑着说。她在保健康复科整整十年了,对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了然于胸,虽然这里的孩子都比正常孩子差一些,但她希望“孩子们能享受到一样的快乐。”

再大点了,无法自主运动,连抬头动作也做不了,甚至喝奶都会憋得背过气去。

二院儿科的儿童保健康复病区是中国残联指定的“贫困肢体残疾和智力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定点康复机构”及“儿童脑瘫筛查和康复基地”。记者看到,8位康复治疗师中有6位都是女性,她们年纪不大却很有经验,充满爱心和耐心,每天帮助孩子开展运动疗法、作业疗法、言语训练、认知功能训练等。“有些孩子经过几个疗程康复后,运动能力提高,认知能力提升,再也不用来了,我们也会进行家庭随访。”治疗师苗蕊说。目前,越来越多家庭开始重视康复,而康复时间是越早越好,如果孩子是早产儿或高危儿,最好出生后几个月就能来康复,这样后期各项能力指标都会赶上来的。

那时候小西瓜头围增长的厉害,后一环永久性分流手术迫在眉睫。不止一个医生告诉她,以后孩子脑瘫的概率很大,智力会很低,不如再要一个孩子。就连动手术前一刻,主刀大夫还提醒道:“即便成功了,孩子以后能否长大成人还是问题。”她咬死了要治疗,孩子也很争气,术后小西瓜心跳一度达到240多,高烧、无法进食,第二天却奇迹般地退烧了,精神得可以咕嘟咕嘟喝奶!

为了孩子医护人员都是忘我的

孩子一共在监护室呆了112天,大多数时候见不到人,她就坐在门口,默默给孩子加油,听说喝母乳好,她每天隔三小时吸一次奶,积累下来整整塞满了三个大冰箱。

二院儿科病区多,患儿多,但技术精湛服务至上。据统计,年门急诊量超10万人次,年收治住院病人7千多人次,年危重病人救治人次2千余人次,抢救成功率达98%以上。

在她呵护下,宝宝一点点好起来

这么多数字背后,是每一位医护人员的奉献和牺牲。“我们科室几乎都是年轻的医护,很多都是新手妈妈,孕妈,还有的根本没时间恋爱结婚。”王红群主任告诉记者。她对科室人员情况很了解,普儿组的陶蓉主任母亲常年卧床,她只能利用休息时间照顾家人;郑昌玲主任有高血压、肩周炎,常常头痛、肩痛,但从未因此影响工作;杨咏梅主任也是带病工作不甘落后;儿童保健康复组的吴云主任也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这些岗位上的带头人都是女同胞,她们也有家庭要负担,但时间几乎都给了患者;李娜娜医生2月份刚生宝宝,此前整个孕期都坚持在岗位上,每次抢救都是冲在第一线,忘记了自己是名孕妇,从不叫苦叫累。和她同一时间怀孕、生产的何玉娟医生也是一样坚持这种高强度的一线工作直到临产。张婷婷护士也即将临盆,但科室人手紧张,她也是每日坚守岗位。还有的新手妈妈们产假刚过就返回岗位,因为工作太忙没有固定下班时间,只能给孩子断奶。几天前,医生王君在抢救病人时,突发低血糖晕倒……还有很多大龄单身的医生护士由于工作繁忙,整天泡在病房,每天只有家和医院这“两点一线”,都没时间谈恋爱。

孩子出院后,发育滞后,肌张力高,必须要及时接受干预治疗。

“我们的医护人员真的很辛苦,根本没有休息的概念,随时有需要随时上,但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们就无怨无悔,就会尽全力救治他人,我们也真心希望家属能理解医护人员,因为我们是同一个战线上的战友,让孩子早日康复,是我们共同的希望。”王红群主任说。

治疗很辛苦,去医院坐车来回要花上4小时,有时身体实在吃不消,家人就接替她,保证孩子每天都能训练。因为情况真的不容乐观,抬头,翻身,爬,坐这些动作,小西瓜都不会。

记者 李贾 文 许诚 摄

图说:小西瓜在接受康复训练

所以上完医院的课程后,她还继续带着孩子去按摩师家,由于没有直达的公交,只能坐三轮车,有次孩子吹了一路的风,回来发起了高烧,住了很久的医院,她既后悔又难过。

但孩子的确一点点好起来了,两个月后会抬头了,三个月后会翻身了。到纠正月龄9个月时,孩子身高体重标准,肌张力也得到了控制。一岁时,她带着孩子回到科室过生日,护士们看见这个白胖的小家伙惊喜的不行,谁也没想到这孩子能恢复的这么好!

现在小西瓜两岁半,虽然语言发育比较滞后,大部分还是说叠字,但爱笑爱闹,和所有两岁宝宝一样忙着捣乱,翻箱倒柜,登高爬低,运动认知都很不错,小区里好多同龄孩子甚至还不如他呢!小西瓜妈妈说,她现在特别知足和感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