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电视里面播报的新闻,以及忙碌的警察们,并没有什么感觉。近这个城市不太安宁,又死了一个男人了!

夏兰推开门,一股子陈旧的气味扑鼻而来,她不禁用手捂住了鼻子。屋内灰尘满地,还有着大片大片的蜘蛛网。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而身上盖着的,是白色的被单。一股子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是在医院?

他的尸体是被一个老太太早晨发现的,装在一个崭崭新的袋子里面。打开却是碎尸,尤其是他的脑袋,还睁大着眼睛!

她蹙眉,对身边的房东道:“怎么这么旧?”的确很久,就像是被尘封了千年的古墓,一瞬间被人打开,惹人窒息。

站在我旁白有着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大夫,他看着我笑道:“你终于醒来了。”

他的死没有影响到我,反而让我有了好运,因为我发现,新来的一个漂亮女孩,似乎对我有着好感。

“其实也不算旧,只是稍微脏了一点。”房东一边说着,一边把夏兰的东西拎进来,仿佛是害怕她跑了:“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三个月没有住人了。”

“你醒了,孩子。”一个中年妇女看着我微笑,她的眼中有着泪水。这是在哪里?我看了看四周,很简陋,病房也只有一个床位,却不像是高等的医院。

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不然就不会按着电梯等我,不然就不会特意送饺子给我。也不会和我聊天,更不会让我在帮她拿东西上楼之后进入她的家!

夏兰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搬离宿舍急于找个地方住,浏览网页信息时,无意发现了这个屋子。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她的表情好像认识我。“我是你妈妈啊。”她说道。

她的家很干净,看得出来,她本人就很爱干净,我喜欢爱干净的女孩子。

上面写着:120平方米,月租六百!C市是魔都,寸土寸金,在这样一个城市,竟然有着这么便宜的房子?

我有点讶异,她真的是我的妈妈吗?为什么她的表情看起来那么古怪呢?就在这时,一个拿着公文包的男子闯了进来,说道:“小安醒来了吗?”

当然,我喜欢她还有一个原因。她长得很像我的初恋女友,虽然她死了。

夏兰有点质疑,脑海中翻阅过曾经看过的鬼故事:闹鬼的屋子,死过人的屋子……只有这种不吉利的屋子才会这么便宜。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我的爸爸。是某家上市企业的老板,他当时是刚从公司赶来的。他们两人把我接回了家中,但我仍旧警惕。

离开她家的时候,她客气的说道:“有空常来玩啊。”

后联系了房东,道出心中疑惑。对方听了,只觉得好笑。他告诉夏兰,这是他为了和自己前女友结婚买的房子,可临到结婚却闹翻了,怕自己住在里面伤心,所以他本决定卖掉。但现在房产不景气,且地段并不吃香,即便出售也会赔钱。

那家好像一个皇宫,金碧辉煌,但是却让我觉得无比的陌生。在记忆的深处,我竟然都不记得了。

“好啊。”可就在我离开的时候,我对上了一道目光。那目光冰冷,让我发寒。那是她的对门。

可租出去,他又不忍心打上隔板,但太贵又怕没人租住,所以只好低价出租。

“爸爸,妈妈。”我试着开口,有着几分的勉强:“我的身份证什么的呢?”

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门就被关上了。

来之前房东告诉过夏兰,说屋子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所以可能比较脏。夏兰有准备,却又没料到竟然脏成这个样子。

他们忽而慌了:“你的身份证···已经丢失了!”我的爸爸说道。他的表情看起来躲躲闪闪,好似我要的不是身份证,而是他的上亿家产。

晚上因为是一个人,所以也只有吃泡面了。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与那起命案。因为和我一起住的哥们,就是负责那起案子的警察,他叫做杜峰。

见她脸上不悦,房东立马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留下来帮你打扫。”

“哦。”我说道:“我还想出去旅游的。”

他打电话说近很忙,要很晚回来。

谁会介意?傻子才介意。夏兰一口应下。房东是个老实人,真的帮着夏兰忙里忙外,以至于夏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那么低价的房子,且质量算好,自己还挑三拣四的要人家帮着打扫?

“你不能出去!”我妈妈忽然大声说道,我被怔住了,好半天她才开口:“因为···你才刚刚好,不能到处走。”

他还告诉我,近这个城市不安全,要我小心一点,不要让陌生人进来。我不耐烦的挂了电话,可刚挂上电话,我就听到了门铃声。

于是她也和房东一并动手起来。

这个理由让我觉得有点儿荒唐,我是失忆,不是变成白痴,我即便离开了,也有办法回来。我看气氛尴尬,便说:“迷路可以找警察。”

我从猫眼看了过去,是她——周云。

临走时,房东告诉夏兰,说自己叫做林辉,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自己。夏兰客气地点头,并送房东出门。

“不行!”我爸爸大声呵斥道,但是随即声音又变了:“我的儿子迷路找警察,太丢人了!”

我急忙穿好裤子,又收拾了一下屋子,才打开了门,让她进来。她一进来就笑着说:“我也是一个人吃饭,要不我们一起吧。”

晚上,夏兰睡到一半忽而感到一阵尿意,她从床上起来去厕所。上完厕所准备继续睡觉,夏兰却忽而听到一阵声音。

可是他当时的那一声呵斥,绝不是怕丢人那么简单的。

我更加的确定了,她喜欢我。

声音是从厨房传来,听起来像是翻东西的声音。老鼠吗?夏兰在心中想到。

刚从医院回来,又一直站着,我有点累,便打了招呼先上楼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怎么也睡不着。

吃过晚饭我们在小区里面漫步,而在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又一次的感到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

她随手摸起厕所的拖把,想着如果是,就送那该死的老鼠上西天。然而,到了厕所夏兰才发现,那不是老鼠,而是一个人!

妈妈端了一碗鸡汤给我,要我喝下去。我示意等会喝,她又和我寒暄了几句,便下楼了。我坐在床上发呆,等鸡汤不那么烫了我就走了过去,端起鸡汤,我刚要喝下去,却忽而脑海中出现了一段模糊的记忆。

回过头,却只看到一个鬼祟的影子,消匿在了黑暗之中。

是一个女人,她蹲在厨房,翻看着洗手台下的柜子。

我在一座桥上走,一个女子笑着递给我一碗汤···她说喝了那碗汤我就可以忘却忧愁了···

“你觉不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我说道。

金莎娱乐场app下载,“你是谁?”夏兰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女人听到声音,回过自己的头来。

忽而,我脑海中出现在了六个字——奈何桥、孟婆汤!我吓得差点把汤倒在地上,我顿时没有了胃口。

周云看了看身后:“没有啊。”她说大概是我多心了,但是我很确定,当时后面是真的有人在看着我。

那不是人,那是一个女鬼!女鬼一脸苍白,一双眼睛发着碧绿的光,而嘴唇却又被涂得血红!

我走到厕所,把汤倒了,按了冲水的键,把它冲了下去。

走到半路,忽而眼前又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杜峰。我在心中想到:该死,现在出来,不是坏我好事吗?

“啊……”夏兰吓得倒退了两步。

回到床上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出现那一幕的场景,我接过那碗汤,喝了下去。

杜峰见到我,喊了我的名字。我应了一声。周云见杜峰来了,便说道:“那你和你朋友先聊,我先走了。”

女鬼看着夏兰,咧开了自己的嘴……牙齿血红,像是刚刚吃了活人的肉。她对着夏兰,喷出了一口气。

然后呢?会怎样?或许我就投胎了吧。

我只能遗憾的送别女神。

那口气让夏兰感到迷醉,头一沉,倒在了地上。

但是我好奇,为什么我的脑海里面会出现那样的场景呢?

当她走后,我看着杜峰说道:“你干嘛这么早回来?”

第二天,夏兰从地板上起来,她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觉得好奇,是梦魇和梦游吗?应该不可能是真的见鬼了吧,如果是鬼,那女鬼为什么不杀了自己?

我想要出去走走,今天的太阳很好。

杜峰没有理会我,只是说了句:“这个女人你认识?”

然而,那不是梦。夏兰看到厨房的橱柜上还留有一个血掌印!那个掌印清楚地提醒了夏兰,那是真的。

然而母亲却不许我出去走,说是怕被晒着。这太阳不大,怎么可能把我给晒着呢?但是我仍旧听从了母亲的意见。

“住我们楼上的啊,你小子一定是太宅了,所以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没有男朋友的美女哦。”

身体猛然变冷,是心脏为了保护自己抽走全身血液的反应。夏兰哆嗦着摸出了手机,拨打了林辉的电话。

下午的时候,她说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我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看着电视。

我有点不高兴了,难道是你小子也看上人家了?我嘴里说道:“你喜欢她?”

第二章这里有什么秘密?

电视里面有着一幕这样的画面——一群的小鸟在叽叽喳喳。忽然,我想到这个家里也是有着一只鹦鹉的。

“哦。那我为什么要离她远点?”

林辉赶到的时候,夏兰正坐在沙发上面发抖,身子一颤一颤的,脸色苍白好像一张白纸。

我走到鹦鹉的面前,逗弄着那只小鸟,我说:“叫一声给我听?”

“这个女人——有点不一般。”

“你……怎么了?”之前在电话里面夏兰说的不清不楚,只说有事,要林辉赶来。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夏兰却没有告诉林辉。

它不理会我。我继续说:“叫啊。”

“神经病。”我说完就自己先走了。

“有……有鬼……”见林辉来了,夏兰哆嗦着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忽而,一股子的无名之火从我的脚底窜到了脑门,我一下打开了笼子,抓住了那只小鸟。嘴里念叨:“你叫啊,你叫啊!”一用力,我竟然活生生的把那只鸟的脚给撕扯了下来!

当回到家的时候,杜峰一脸正经的看着我,说道:“那个女人,你好离她远点。”

林辉听完,脸色忽而一惊:“你……你不是梦魇吧?”

那小鸟竟然在笑!鸟竟然会笑!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

杜峰的表情更加的正经了:“我怀疑这个女人和这几起命案有关。”他口中的命案,就是近发生的男子被碎尸案。

“不是的。”夏兰急忙打断林辉:“你看,那里。”顺着夏兰的手看过去,橱柜上还有着一个妖红的掌印。

我开始感到恐惧,这只鸟是在笑什么?在嘲笑我吗?在嘲笑我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看着他,觉得他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我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林辉的面皮子更白了,他把手指头放在嘴里,不住地啃噬着自己的指甲。

我用力的掰下了那只鸟的脑袋,鲜血喷涌而出,喷在了我的脸上。之后我像是发怒一般的把家中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这个女人,根据我们的调查,她和那几个被害者都有着直接间接的关系,首先,她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都会发生命案。其次,她和那几个被害者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男女朋友。”

“你告诉我,我求求你告诉我。”夏兰看着不做声的林辉祈求道:“这个屋子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是不是死过人?”

等母亲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地上颤抖的我。我脸上全是血,是那只鸟的血。而在地上,是一地的碎瓷。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感到浑身一阵的发寒。

夏兰执拗地认为这里肯定死过人,虽然林辉之前的解释很完美,可是配合昨天晚上的事情来看,这里的房租之所以那么便宜,只有可能是因为死过人这一个解释了。

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我扶了起来,给我递了一杯水,和一片药片。她说那是镇定药物,要我吃了下去就好了。

那个晚上,我失眠了。只要睡着,我就会做噩梦。噩梦的内容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美丽的周云忽而变成冷酷的杀手。

看着她疯癫无状的样子,林辉被迫点了点头:“是。你昨晚看到的那个……是我的女友!”

我吃了药,回房间睡觉了。

然后杀了我,把我肢解。

他迫于无奈地告诉了夏兰真相。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家里面还有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的年纪并不是很大,十八岁左右。母亲说是新来的钟点工。

因为这一晚上都被噩梦纠缠,以至于我第二天一点儿精神都没有,就连工作,都差点失误。

这套房子,的确是他为自己和自己女友准备的新房。但是他女友并没有和他分手,而是被人杀死在了这栋屋子里面。

我“哦”了一声,便又上楼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她。她笑着向我打招呼,可是我的笑却显得十分的勉强。我虽然喜欢她,可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

当晚林辉在公司加班,一整夜没有回来。可第二天打开门却发现,屋内横躺着一具尸体,他女友的尸体。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竟然开始想那个女孩子了,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孩子,为什么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我看出了她表情里面的迟疑,或许她知道我知道她可能和那些事情有关了。

而家中的财物也被人洗劫一空。

此时,母亲又端着一碗鸡汤上来了,我闻着那股子的香味忽而觉得有点饿了,我才想起来,我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吃。

第二天下班,我又一次的看到了周云。她的表情显得很古怪。在电梯里面,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是抢劫案,虽然报了警,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怕自己触景生情,所以林辉只好又买了一套房子,搬了进去。

我接过鸡汤,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但是忽而,周围一片的暗淡。我知道,停电了!

而这套房子,林辉又不愿意空下来,因为怕它一空下来,自己就倍加思念自己女友。但是要他卖掉,也是舍不得的,所以才只能用这么低的价格租出去。

也许是喝了一碗鸡汤,睡到一半,我被尿给憋醒了。我上完厕所路过父母门前的时候,忽而听到他们在说话。

在幽闭的电梯里,她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是不是···因为那些事情才远离我的?”

听完,夏兰脸上一阵不悦,林辉赶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我知道这是我的不对,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是无神论者,所以不相信鬼怪。”

爸爸说:“小安今天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还把鹦鹉给杀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看他如此诚恳,又感念他的深情夏兰也不欲再责备了。

妈妈“嗯”了一声,说道:“是。我想,他昨天应该没有喝汤吧。不过没事,我把药给他吃了。”

她又开口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或许吧,我就是个不幸的魔咒。”

“那这样吧,你把订金什么的退给我,我搬出去就算了。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告诉别人,但是这房子你也不要再出租了。”这个要求很合理,林辉不住道谢。

“这样也不是个事情啊。我想,总归是要慢慢的不给他喝汤吃药的,不然···总是不行。”

她说自己从小就是这样的人,被视为天煞孤星。先是自己的父母出了车祸死了,之后又是自己的姐姐死在了火灾里面,而现在···

“但是……”夏兰脸色一沉:“你也知道,现在租房子也很难。所以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在找到房子之后再搬出去。”

“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开始同情她了,因为我的初恋女友,也是死在火灾里面的!

这也是个合理的要求,林辉不好反驳。

我听的莫名其妙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喝汤吃药?我想推门进去,可忽而却又不敢推门进去了。

终于,我打破了沉默:“不要想太多了。”

但是夏兰也告诉林辉,如果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也实在害怕,希望林辉可以陪伴自己住几天。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这一切。这必然是因为我失忆了,所以才会想不起来的。

“其实···你知道吗?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对你有了好感,是的,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她说。

林辉本想拒绝,可一想到自己欺骗对方在先,所以也只好答应。

我想想起以前的记忆,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而想着想着,脑子竟然也开始剧痛了起来。

我想了想:“我也是。”

但是自从林辉住下,那个女鬼就没有再出现过了。而自打那个女鬼没有出现后,夏兰也就绝口不提搬家的事情了。

之后我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终于来电了,而我也成为了她的男朋友!

林辉想,可能她是看见房子安宁了,且想到房租便宜暂时不想搬了吧。

我无视了好友的劝告。就在那个晚上,我在她的家中过夜了。

“你说什么?”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坐在林辉对面,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半个面容。但是从她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很不悦。

我关掉了手机,不愿意让别人打扰我。第二天早上,我打开手机才看到杜峰发的短信,和我未接的电话。

林辉低着头,半天不说一句话。

我回了过去,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准备进入电梯去上班。而等到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却看到里面有一个人。

“那个女人是不是不打算走了?”女人点燃一根烟,吸食了一口。她嘴唇涂抹得很红,像是吃过人肉。

那人似乎是从楼下上来的,我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因为他的穿着实在怪,这种天气了,还捂得严严实实的,像是生怕被人看到自己一样。

林辉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

电梯门被完全打开了,他低着脑袋对我说了句:“让让。”那声音,让我发寒。因为那可怖的声音就好似吃了一个螺丝。

半天,他才开口:“或……或许吧……”

我颤抖了一下进了电梯,可临进入电梯的时候我看到他打开了周云对面的门。原来这个怪人是住在周云对面的。

“她不走我们怎么找那东西?该死。”女人紧握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要不……把她做了?”

今天的工作很多,以至于我加班到了很晚。

“不行。”林辉打断她:“如果这样我们很容易被警察盯上,你想,如果警察介入我们不止找不到那个东西,甚至可能……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好运却没有关顾到我,因为我们公司的电梯,今天坏了。没办法,我只能走楼梯,好在我们公司是在四楼。

女人或许是觉得林辉说的在理,所以也不再说话了。

可就在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下楼的时候,却忽而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我感觉都要骨折了。

之后两人又商谈了几个办法,但是都无果而终。后女人实在不耐烦了,她下了后通牒,要林辉自己解决,并且只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庆幸自己运气好,要是就这么滚下去,不死估计也残废了。

回到家中,林辉愁眉苦脸。夏兰见了,不禁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心事重重的。”

而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公司的楼梯似乎有着什么异样——那里有着一层亮闪闪的东西,好似···是被人打了蜡!

“没什么,一些小事。”他总不能说实话吧?

今天晚上,我照旧去了周云的家中,而就在我进门的那一刹,我又一次的看到了那个怪人。这次他是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的。

看着夏兰的脸,林辉很想问她什么时候走,可是又不好问,生怕一不小心漏了马脚。

我不禁感到心中一阵的毛骨悚然。

“对了,”夏兰没有注意到林辉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我今天晚上有事情要出去,可能要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而我更加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周云——她好似认识这个人!因为我看到了她眼神里面的躲闪!

“哦。”林辉应了一句,仍旧是没什么表情。

我把今天公司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周云,周云的目光有些许的躲闪。她的表情告诉了我,她知道些什么!

晚上九点,夏兰出门,出门前她特意和林辉打了招呼。看着夏兰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间,林辉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厄运。”她神神叨叨的说道:“是我连累了你的厄运!”

半个小时候,那个黑衣女人赶了过来。

她说,一定是因为自己才导致我差点受伤的,因为她说自己就是个天煞孤星。我安慰了她几句,然后便没说什么了。

“她今晚不在,我们两个找找看吧。”林辉看着女人说道。

晚上,为了缓解她的情绪,我带着她出去吃饭了。

女人扫视了一下四周:“我们找了这么久,只怕今晚也未必可以找到吧?”

可就在我开门的一瞬间,那道目光又一次的对上了我。我感到一阵发寒,周云也是。

“先不管这些,反正别浪费时间,今天找不到,我们明天再想办法,看看怎样让那个女人离开。”林辉说着就开始在屋内找寻起来。

或许因为这样,所以晚上她在外面吃饭也没什么精神。吃完了饭,我便送她回家了。回去的时候,她似乎很小心,好像在惧怕什么人一样。

女人看着他忙碌的声音,冷哼一声:“不用麻烦你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于是我留在了她的家中陪她,而第二天,我照旧去了公司。

“什么?”林辉回过身来,却对上了女人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之后,他感到腹部一阵剧痛……“你……”

下班的时候,我买了一束玫瑰和一盒子的巧克力,打算送给周云。可当我拿着周云给我的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却不见她在家。

“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如果你在今晚被鬼杀死,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吓得赶紧逃呢?好了,亲爱的,你不是很爱我吗?既然爱我,就把你的命给我吧。”

我知道周云是个网络作家,平时的工作就是在家里写稿子,按理来说,她应该不会出门才是啊。

女人麻利地抽出刀子,林辉倒在了血泊里。他死不瞑目,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会杀死自己!

之后我打她手机,也显示关机。

夏兰是在第二天早上赶回来的,走到门口她就发现不对劲,大门没关。

可就在我开门准备离去的时候,我却听到了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的争吵。

大门虚掩着,还留有一条缝。此时是早上六点,按理来说林辉应该还没有起床,难道是有人进去过?

我听清楚了,那是周云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兰推开门,喊了几句:“林辉,林辉……”没有人回应,她走进屋内。

她们激烈的争吵着,说话的声音很快,让我来不及听清楚内容。但是我听得清楚声音,我很确定,那就是周云的声音。

屋子里面的摆设和她昨晚出去时一模一样,看不出有外人进来过的痕迹。就在她以为可能林辉是有事出去忘记关门时,忽而发现了不对劲。

忽然,我听到了脚步声。我想,或许谁要出来了。我急忙躲在了电梯的入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电梯一来,我就进去了。

她感觉屋子内部似乎有什么味道,淡淡的,但是仍旧可以闻出来,是腥味,而且像是血的腥味!

当我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周云要骗我说不认识那个人?还有,那个人到底是谁?

怎么……难道是林辉的……

我之前听过她的声音,明明是沙哑而无力的,可现在为什么却是一个美丽动听的声音?而且那个声音我总记得在哪里听过,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她疯了一样推开林辉房间的门,却看见林辉坐在电脑桌前,电脑屏幕是黑色的,但是并没有关机,只是被锁屏。

我一直在思索着,以至于杜峰回来了我都不知道。

“怎么回事?”她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走向了林辉:“林辉,你怎么了?”手一推,她看见林辉的脑袋歪了过去。

我把一切都告诉了杜峰,杜峰皱着眉头听完了我说的一切。他站起来说道:“去找那个女人,我仍旧怀疑她!”

不止,她还看见了血……在林辉脚下,有着一大摊子的血,那血腥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可是当门打开的时候,周云却不见了。家中的大部分东西还在,消失的,只是她的衣物。

夏兰哆嗦着把椅子向后拉,她看见林辉的腹部有一个大洞,内脏从洞里流出。肠子像是蛇一样蜿蜒着露在外面,还胃和肝脏也都挂在外面。

难道···她真的和那些命案有关吗?我在心中不停的追问自己。

“啊……”尖叫中夏兰触碰一下鼠标,电脑的屏幕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女人,不,一个女鬼。

之后连续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再看到过周云了,她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女鬼一脸惨白,穿着一身黑衣,对着夏兰“咯咯”诡笑。而没笑一下,她的脸上就会掉下一块肉,直到整张脸都成为白骨!

其实比起怀疑周云,我更加的怀疑那个人。或许那个人是个变态,一直纠缠着周云,杀死她身边的人。

半分钟,夏兰足足怔了半分钟才想起报警。

我准备去警局找杜峰,把一切都告诉他。可就在我下楼的时候,我无意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影。

过了十分钟左右,警察赶到,而他们一进屋子就看到一个痴傻的女人。女人坐在地上,身体颤抖的很厉害。

那个人影我认识,她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周云!

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男警走向夏兰,他轻轻地推了推夏兰的肩膀:“小姐……”

可等到我想上去找她的时候,一辆车却开了过来,阻断了我的念想。

“啊……”夏兰一阵尖叫,跳起来挠破了那个警察的脸。

而等到车开走的时候,周云也消失了。

很明显,她被吓傻了。警察怕她乱来,立马按住了她。在她那哆嗦不清的言语中,警察听出来了,在房间里面有一具尸体。

难道···是我的幻觉么?但是不可能,我确定不是我的幻觉。

虽然他们已经有了预料,可见到尸体的时候还是感到了深深的恶心。

晚上的时候,我待在家中,杜峰还没有回来。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杜峰,我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杜峰。

为首的警察找人抬走了尸体,并且把夏兰也带到了警局。在警局足足花了三个小时,夏兰才镇定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发短信的号码,正是周云的!

她向警方说起了自己发现尸体的过程,以及电脑屏幕出现的女人,还有那个晚上自己见到的女鬼。

只见上面写道:想见到周云,就来她家,不要带别人来。

但是这样无稽的话警察怎么可能相信?他们告诉夏兰,自己查看了电脑,并没有发现那个所谓的女人,而且电脑也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

我犹豫了一会,终还是决定了——我要去。我要去找她!

从警察的目光中,夏兰看出了深深地怀疑——他们怀疑自己贼喊捉贼。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片的黑暗,没有开灯。可就在我顺手打开灯的时候,却感到眼前一抹昏晕。

但是经过调查,夏兰并没有杀人动机,所以后她被释放。

再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周云,她穿着一件小黑裙,站在了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亮闪闪的刀子。

被释放的夏兰,并没有急速逃离这栋死过人的屋子,而是继续住了进去。并且……就好像没事人一样。

“怎么···怎么真的是你?”

黑衣女人偷偷监视了夏兰很久,这段时间她表现完全正常,一点都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不。其实不是我。准确的说,那些人不是我杀的,但是你——一定是我杀得!”她幽怨的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

怎么回事?这个女人不是很害怕吗?

原来,那些人真的不是周云杀得,而是另一个人——她的姐姐——周霖!

可恶,她在自己心中默念道。她本以为林辉的死可以吓退夏兰,但是没想到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那个打扮古怪的女人,其实就是周霖!

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把夏兰杀了保险。

准备好一切,她在一个暗夜潜伏到了那个屋子里。她很熟络,走路轻手轻脚,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带着刀子,她摸到夏兰的房间。床上鼓鼓的,夏兰整个身子都埋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看着那一头秀发,女人露出一个冷笑。她扬起手,抄起刀向着床上的夏兰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