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耳甫斯的结局,奥尔弗斯

这是魂魄的矿井,幽昧、蛮远。他们沉默地穿行在黑暗里,仿佛隐秘的银脉。血从岩根之间涌出,漫向人的世界,在永夜里,它重如磐石。除此,再无红的东西。到处是绝壁和迷雾织成的森林。一些桥横跨在虚空上,还有那阴郁的灰色大湖,悬在不可测度的深渊上,犹如雨天低覆的黑云。穿过驯顺的荒野,一条小径苍白蜿蜒,如一绺棉花摊开。沿着小径他们过来了。领头那个瘦削的男子,身披蓝衣——一言不发,焦急地盯着前方。他的步履如贪婪的野兽,囫囵吞噬着小径;手搭在两侧,紧攥着松垂的衣褶。他已不再感觉左臂里精致的竖琴,它仿佛一枝玫瑰,嫁接在橄榄树上。他的感官似乎已分裂为二:视觉如同一只猎犬,在前面奔驰,停下,返回,又倏然冲出,在下一个拐角处不耐烦地等待——但听觉,却像一种气味,萦绕在身后。有时他恍惚觉得,它已捕捉到身后的脚步声:后面的两个人也走在这漫长的回家的路上。但那只是自己的脚步声的回响,或是衣襟里风的呼啸。他对自己说,他们不可能不跟着他;他洪亮的嗓音逐渐消失在远处。不可能不跟着他。然而他们的脚步却轻得让他恐惧。如果他能回头看一眼多好,哪怕一眼,就一定能看见他们,看见悄无声息跟在后面的两人:诸神的信使,远行人的主宰,兜帽下面他的双目炯炯,细长的手杖伸在他前面,一对小飞翼在脚踝处扑动;左臂搀着她,若即若离。谁承受的爱比她更多?一张竖琴倾诉的悲痛超过了所有女人的哀哭。它唤出了一个悲痛的世界,自然万物在其间重新显现:森林与山谷,道路、村庄、田野、溪流与鸟兽;这个悲痛世界,如同另外那个世界,也有日升日落,也有沉默的缀满星辰的天穹,一个悲痛天穹它的星辰凄惶而黯淡——她承受的爱就有这么多。可是此刻在这位优雅的神的身边,拖曳的尸衣迟滞了她的脚步,她迷茫,轻柔,出奇地安静。她浸没在自己里面,如同一个怀孕的女人,既看不到前面的男子,也看不到返回生命的那条陡峭通道。浸没在自己里面。死彻底充满了她。犹如一枚果实充盈着自己的神秘与甜美,广大的死填满了她的空间,
她还无法理解这陌生的经验。她进入了一种新的贞洁,不可触碰;她的性已如一朵年轻的花在夜色中闭合,她的手已远远不习惯婚姻;甚至神领她前行时轻柔的触碰都让她痛苦,仿佛一个可憎的吻。她不再是诗人的歌里那位余音袅袅的蓝眼睛的女人,不再是婚床上的香气和岛屿,也不再属于那个男子。她已经是散开的长发,零落的雨水,一个被无限分享的源头。她已经是根。突然,神伸手拦住了她,用哀伤的声音说:他转身了——她不明白,轻轻问了一句:谁?远远的,亮闪闪的大门一侧,一个人立在暗影里,容貌无法辨认。他站在那儿,看见荒野间的那绺小径上,神的信使黯然地转了身,跟在那个小小的身影后面。她已经开始往回走,拖曳的尸衣迟滞了她的脚步,她迷茫,轻柔,出奇地安静。*
奥尔弗斯是希腊神话中诗人和音乐家的原型。他的妻子欧律狄刻夭亡后,他携竖琴闯入地府,用音乐感动了冥王夫妇。他们同意欧律狄刻重返人间,条件是在未离开冥界前奥尔弗斯不可回头。奥尔弗斯在后关头忍不住回头看了妻子一眼,前功尽弃。

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

俄耳甫斯是一个杰出的歌手,无与伦比。他是色雷斯国王,河神俄阿戈斯和缪斯卡利俄珀的儿子。阿波罗送给他一架弦琴。当他拨动琴弦,悠扬的琴声四处飘扬的时候,天上的飞鸟,水下的游鱼,林中的走兽,甚至连树木顽石都不由自主地运动过来,聆听这一奇妙的声音。俄耳甫斯的妻子欧律狄刻是位温柔的女子,伉俪恩爱,至诚至深,天上少有,地上稀罕。可惜好景不长,婚礼上的欢乐歌声还在蓝天白云下回荡的时候,死神就已经伸出魔手,挟裹着年轻的欧律狄刻离开了人间。原来美丽的欧律狄刻正伴随着众位仙女一起在原野上散步,突然一条毒蛇从隐藏的草地里游了出来。它在欧律狄刻的脚后跟上咬了一口,欧律狄刻立刻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河神之子俄耳甫斯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欧律狄克。她生性活泼,喜好与众仙女在田野之中嬉戏。有一天,她在游玩之时不慎被一条毒蛇咬伤,随后便不治身亡。

山川,河谷,不,天地间响起仙女们悲哀的回声。俄耳甫斯也悲痛万分,把满腔的激愤化作歌声。可是他的眼泪和请求却挽救不了妻子逝去的命运。这时候,他勇敢地做出一个闻所未闻的惊人决定:他准备前往残酷的阴间冥府,要使阴府世界归还他的妻子欧律狄刻。

图片 1

他从特那隆进入了阴间世界的大门。死人的阴影惊恐地围绕着他。他穿过奥卡斯的黄泉地段,不顾阴惨惨地畏惧,一直来到面色苍白的冥王哈得斯和他严厉的妻子的殿前。他在那里竖起弦琴,拨动了琴弦,以甜蜜的歌声唱了起来:

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浮雕

“啊!冥府的主宰,仁慈的君王,请接受我的恳求吧!我不是出于好奇才来到这里,不是的,只是为了我的妻子才敢冒犯尊严。阴险的毒蛇咬她一口,让她中毒。她倒在自己艳丽的青春花泊丛中。她只是我的短暂的欢乐。瞧吧,我愿意承担这一无法承担的苦难,脑海里也已经翻腾了千万遍。可是,爱情绞碎了我的心肝。我不能没有欧律狄刻。因此我恳求你们,可怕而又神圣的死亡之神!凭着这块无比恐惧的地方,凭着你们地界的无限荒凉,把我的妻子重新还给我吧!重新给她一条生命!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可能,那么请把我也收入你们的死人行列中。没有我的妻子,我决不重返阳间!”一番话,字字如金,掷地有声。

俄耳甫斯在得知妻子的死讯后痛不欲生,所弹的曲子就连坚硬的石头听了都忍不住流泪。为了能与妻子相会,他毅然只身前往冥府。冥府的险恶并没有动摇俄耳甫斯的决心,他用自己的琴声感动了冥河上的艄公,守卫着冥府大门的三头犬都收起了凶狠的目光,任由其通过,复仇女神们也默默流泪。

他一边唱,一边用手指弹着琴弦,悠扬的琴声让没有血性的鬼魂们听得如痴如醉,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悲惨的坦塔罗斯不再思饮流动的凉水;伊克西翁的惩罚车轮停止了转动;达那俄斯的女儿们放弃了徒劳的努力,依偎在一起,在骨灰坛前,静静地聆听;西绪福斯忘掉了自己的折磨,盘坐在刁钻的石块上,听美妙无比如怨如诉的音乐。那时候,据人们后来回忆说,甚至连残酷的复仇女神欧墨尼得斯都在脸颊上挂满了泪水。主宰阴司的冥王夫妇尽管凄惨阴郁,可是他们也第一回动了恻隐之心。冥后珀耳塞福涅召唤欧律狄刻的鬼影,影子犹豫不决地走上前来。只听见阴司女神吩咐俄耳甫斯说:

在经历艰难跋涉后,他终于见到了冥王。冥王怜悯他的遭遇,便允许他带回欧律狄克,但是在走出冥府之前不能回头看向欧律狄克。满心欢喜的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克得以重聚,俄耳甫斯牵着妻子的手头也不回的向人间走去,但是欧律狄克被蛇咬的脚伤还没有恢复,每走一步便十分痛苦。然而俄耳甫斯心中记着冥王的话,坚决不回头看一眼。欧律狄克因此心生不满,在出了死关,渡过了死河只好终于忍受不住俄耳甫斯的冷落,开始抱怨起来。

“你就带上她回去吧,可是得记住:只要你们二人没有穿过冥界的大门,你就决不允许朝她回顾一眼。这样她就能够重归于你。要是你过早地看她一眼,那么你将永远地失去她。”

俄耳甫斯忍不住对妻子的关心之情,回过身来紧紧抱住了欧律狄克。就在这时,欧律狄克被再次拉向冥府,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克永远地分离了。心灰意冷的俄耳甫斯最后独自回到了人间,厌倦一切,在岩穴中隐居,后来得罪酒神而死。

两个人一声不吭地在阴暗的道路上攀登着。周围是夜晚的恐惧。俄耳甫斯心中充满了渴望。他仔细地听着,希望听到妻子的呼吸声以及她在走动时衣服发出的沙沙声。可是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他的心里洋溢着一股抵御不住的恐惧和爱情。他终于回过头去,飞速地看上一眼。唉,天哪!他看到欧律狄刻的眼神无比悲哀却又娇柔万千地注视着自己,可惜她的身影却不由自主地往后移动起来,坠入可怕的深渊。他绝望地伸出双臂,希望挽回自己的妻子。然而不成,她第二次死去了。

俄耳甫斯结局

俄耳甫斯手脚冰凉,惊恐万分地站在那里,然后又一头扑向阴暗的深渊。但是,这一回不行了。在冥河上渡亡灵去冥府的神明卡隆拒绝让他再过漆黑的冥河。俄耳甫斯在河岸上接连坐了七天七夜。他不吃不喝,悲哀的泪水像散落的珍珠。他恳求地府的神灵们大发慈悲。可是,
他们全是铁面无私的,决不会第二次再动恻隐之心。俄耳甫斯伤心裂肺地回到了阳间。他悄悄地躲在寂寞的色雷斯山林里,隐居了三年。

俄耳甫斯是古代希腊神话中一位英雄,也是在当时不可多得以为音乐天才,他的父亲是奥阿格罗斯,母亲是专职管理文艺的缪斯女神卡利俄帕,因此从出生开始,他的音乐天赋便展现出来,在出征的时候,他凭借他的琴声降服了守护羊毛的巨龙,而且他的音乐充满神奇的力量,鼓舞士气。

一天,这位神仙般的歌手又像往常一样坐在光溜溜的青石板上唱了起来。森林为之感动,渐渐地移拢过来,伸出茂密的树枝为他挡阴遮日。林中的走兽和欢乐的飞鸟也停住了步伐和飞行。它们侧耳倾听,神奇的歌声使它们为之展颜。可是,这一天又有许多色雷斯妇女正在庆祝酒神狄俄尼索斯的节日。她们在树林里手舞足蹈,
十分欢闹。妇女们痛恨这位歌手,因为自从死掉妻子以后,歌手就断绝了跟所有女人的友谊。

图片 2

女人们看到了歌手。“你们瞧,他正在嘲笑我们呢!”有一位疯狂的女子突然喊了起来。霎时间,大家呼啸着朝他聚拢过来。他们拣起了石块,或者把手中的酒神杖纷纷投向唱歌的俄耳甫斯。忠诚的动物们奋起抵抗,要保护这位可爱的歌手。可是,当他的歌声逐渐地湮没在疯狂的女人们愤怒的号叫声中的时候,她们却又突然惊恐地逃进密林中去了。这时候,一块石头击中俄耳甫斯的太阳穴。他奄奄一息地倒在青石板上。

俄耳甫斯结局并不如意,这也和他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他的妻子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女神,叫做欧律狄克,她生性活泼好动,又一次在草原奔跑的时候被毒蛇咬伤,由于没能得到及时的救助而一命呜呼。

这批杀人的女人们刚刚离开,一群鸟儿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它们悲伤地盘旋在青石板的上空。此外还有许多动物、溪水和树木女仙们都急忙赶了过来。仙女们一律穿着黑衫。她们悲痛地哀悼俄耳甫斯,然后又一起动手,埋葬了他那伤痕累累的尸体。河神赫伯罗斯急忙升腾海水,接过了俄耳甫斯的头和竖琴。汹涌的波涛在呜咽声中把头和竖琴直送大海,送到列斯堡岛的滩涂。那里的居民虔诚地从水中捞上这两件东西,埋葬了俄耳甫斯的头,把竖琴挂在一座神庙里。因此,那座岛上出了许多有名的诗人和歌手。他们在坟前追悼神仙般的俄耳甫斯,甚至连岛上夜莺的鸣啭也比其它地方的更为悦耳动听。他的灵魂飘扬着进入了阴间世界,俄耳甫斯在那里重新找到了日夜思恋的亲人。他们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后来俄耳甫斯听到噩耗悲痛欲绝,拿出金秦弹奏悲曲,连石头都像是能体会他的悲痛的心情一样而感动流泪,后来他舍身进入地府就是为了将自己的妻子带出,感动了统治地府的冥王,答应将他妻子还给他,但是提出条件在出地狱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头看他妻子,后来由于护妻心切忘记了冥王的嘱托,他的妻子再次消失在地狱,之后俄耳甫斯对一切索然无味,隐居在色雷斯的岩穴中。

注:本文选自《希腊古典神话》(译林出版社1995年版)。曹乃云译。古斯塔夫·斯威布(1792—1850),德国作家。

但是由于得罪了酒神被酒神侍女所杀并且抛尸荒野,后来他的母亲将他的尸体收集起来埋葬于奥林帕斯山麓,然后那里的夜莺的叫声比任何地方的鸟都好听。阿波罗思儿心切,便去找宙斯大神,宙斯觉得俄耳甫斯结局悲惨,将他的七弦琴挂在空中纪念他,点缀天穹,这也就是后来天琴座的来历。

************************

西方天文学上的天琴座诸星就是我们所说的织女星,而天琴座据说是由俄耳甫斯的竖琴所化。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刻、牛郎与织女,他们的充满遗憾而又美丽动人的故事给没有生命、没有知觉的星星赋予了多么迷人的色泽啊!而不同民族的人民在几颗星星上寄托的情思如此相近,又实在令人惊叹!

在没有穿过冥界的大门前,俄耳甫斯不能回头看妻子一眼。类似这样的“戒律”,在传说故事中颇为常见,试说出一些来,并想一想,种种“戒律”在故事发展中起什么作用。

积累词语

伉俪  挟裹  虔诚  掷地有声  恻隐之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