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原载于《党史纵览》,作者:张嵩山,原题:寻歼桂系王牌第七军

恰好此时湖南形势又发生突变,8月4日,随国民党长沙绥署主任程潜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起义的3个军7万余人,在白崇禧拉拢策反下整师整团地叛变,4万多人南逃衡阳、宝庆、芷江。

恰好此时湖南形势又发生突变,8月4日,随国民党长沙绥署主任程潜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起义的3个军7万余人,在拉拢策反下整师整团地叛变,4万多人南逃衡阳、宝庆、芷江。

8月7日深夜,程潜急电林彪,请求四野主力部队火速追击在逃叛军。

8月7日深夜,程潜急电,请求四野主力部队火速追击在逃叛军。

林彪盘算叛军奔衡宝而去,白崇禧必会派兵前往接应;四野借追击叛军之机粘住其主力,就能逼敌在湘南地区与我决战。

林彪盘算叛军奔衡宝而去,白崇禧必会派兵前往接应;四野借追击叛军之机粘住其主力,就能逼敌在湘南地区与我决战。

他当即部署钟伟第四十九军向宁乡、湘乡、宝庆方向;詹才芳第四十六军向衡阳方向;罗舜初第四十军向攸县方向;张国华第十八军之先遣师向茶陵方向,“加速南插断敌退路”。

他当即部署钟伟第四十九军向宁乡、湘乡、宝庆方向;詹才芳第四十六军向衡阳方向;罗舜初第四十军向攸县方向;张国华第十八军之先遣师向茶陵方向,“加速南插断敌退路”。

然而,不但叛军没能被截住,第四十九军第一四六师反而因轻敌冒进,中了白崇禧圈套,在青树坪一带遭桂系第七军伏击,损失800余人。

然而,不但叛军没能被截住,第四十九军第一四六师反而因轻敌冒进,中了白崇禧圈套,在青树坪一带遭桂系第七军伏击,损失800余人。

青树坪战斗被国民党称之为永丰决战,或永丰大捷。

青树坪战斗被国民党称之为永丰决战,或永丰大捷。

捷报是用飞机上的电台发往台湾空军总部,转呈蒋介石的:“全歼共军一四六师。”

捷报是用飞机上的电台发往台湾空军总部,转呈的:“全歼共军一四六师。”

再经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注水,播发出的战果又成了吃掉林彪一个军,为“自徐蚌会战以来,国军取得的伟大的胜利”,“从而打破了共军不可战胜,林彪不可战胜的论调”。

再经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注水,播发出的战果又成了吃掉林彪一个军,为“自徐蚌会战以来,国军取得的伟大的胜利”,“从而打破了共军不可战胜,林彪不可战胜的论调”。

在那个季风飘摇的孤岛台湾,已逃出大陆的国民党人快活地谈论着:林彪被炸断了一只胳膊;共军现在只要一听到“丢你老姆”的广西口音,就魂飞魄散……

在那个季风飘摇的孤岛台湾,已逃出大陆的国民党人快活地谈论着:林彪被炸断了一只胳膊;共军现在只要一听到“丢你老姆”的广西口音,就魂飞魄散……

四野作战处的几个参谋都还记得,那几天林彪极其烦躁,时常无缘无故地冲家人发脾气。

四野作战处的几个参谋都还记得,那几天林彪极其烦躁,时常无缘无故地冲家人发脾气。

青树坪失利后的第三天中午,林彪外出散步回来,嫌叶群有件事没办好,训斥了她几句。叶群不服气,跟他顶了几句嘴。林彪顿时就火了,挥起巴掌狠狠地打在叶群的脸上。叶群挨了这巴掌恼羞不过,捂着脸呜呜咽咽地跑出门来,嚷嚷着要离开武汉到外地去住,林豆豆在一旁吓得直哭。

青树坪失利后的第三天中午,林彪外出散步回来,嫌叶群有件事没办好,训斥了她几句。叶群不服气,跟他顶了几句嘴。林彪顿时就火了,挥起巴掌狠狠地打在叶群的脸上。叶群挨了这巴掌恼羞不过,捂着脸呜呜咽咽地跑出门来,嚷嚷着要离开武汉到外地去住,林豆豆在一旁吓得直哭。

秘书和警卫员们全都慌了,有的进屋去劝林彪,有的跑过去拉叶群,好不容易才把这场家庭风波平息下来。

秘书和警卫员们全都慌了,有的进屋去劝林彪,有的跑过去拉叶群,好不容易才把这场家庭风波平息下来。

就在这天晚上,林彪获悉白崇禧部的宋希濂兵团以3个军正向常德前进;白崇禧主力则由衡阳、衡山、永丰及宝庆以东地区开始北进,有相机向湘乡、湘潭方向我突出部队压迫的可能。

就在这天晚上,林彪获悉白崇禧部的宋希濂兵团以3个军正向常德前进;白崇禧主力则由衡阳、衡山、永丰及宝庆以东地区开始北进,有相机向湘乡、湘潭方向我突出部队压迫的可能。

林彪亢奋了,迅速调整兵力部署,布下一个诱敌深入湘中,再围而歼之的阵势。8月21日,他电报中央军委:“19号下午我们获得顾祝同15日电令,敌决集中华中战场主力,在湘江西岸与我决战……”

金莎娱乐场app下载,林彪亢奋了,迅速调整兵力部署,布下一个诱敌深入湘中,再围而歼之的阵势。8月21日,他电报中央军委:“19号下午我们获得顾祝同15日电令,敌决集中华中战场主力,在湘江西岸与我决战……”

毛泽东并不相信白崇禧会在湘中与我决战,可是既然前线指挥员认为决战态势已经形成,他还能说什么呢?

毛泽东并不相信白崇禧会在湘中与我决战,可是既然前线指挥员认为决战态势已经形成,他还能说什么呢?

22日凌晨6时,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四野:“同意你们21日17时之部署,如能诱歼白匪主力于湘中地区,那是很好的事。”

22日凌晨6时,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四野:“同意你们21日17时之部署,如能诱歼白匪主力于湘中地区,那是很好的事。”

可军委电报到林彪手上时,敌情已变:宋希濂部前锋,与解放军一触即退;白崇禧主力机动到湘江西岸,就再也没挪窝了。

可军委电报到手上时,敌情已变:宋希濂部前锋,与解放军一触即退;主力机动到湘江西岸,就再也没挪窝了。

林彪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泡汤了。

林彪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泡汤了。

这使毛泽东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9月8日,他在给华南分局领导的电报中指出:“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他决不会在湖南境内和我决战,所布疑阵是为迟滞我军前进之目的)。”

这使毛泽东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9月8日,他在给华南分局领导的电报中指出:“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他决不会在湖南境内和我决战,所布疑阵是为迟滞我军前进之目的)。”

9月9日,在给林彪、邓子恢的电报中,他再次指出:“判断白部在湖南境内决不会和我们作战,而在广西境内则将被迫和我们作战。”为此,毛泽东直接部署大迂回大包围:

9月9日,在给林彪、邓子恢的电报中,他再次指出:“判断白部在湖南境内决不会和我们作战,而在广西境内则将被迫和我们作战。”为此,毛泽东直接部署大迂回大包围:

“陈赓邓华两兵团第一步进占韶关、翁源地区,第二步直取广州,第三步邓兵团留粤,陈兵团入桂,包抄白崇禧后路。陈兵团不派任何部队入湖南境,即不派部去郴州、宜章等处。程子华兵团除留一个军于常德地区,另一个军已到达安化地区外,主力两个军取道沅陵、芷江直下柳州。另以三个军经湘潭、湘乡攻歼宝庆之黄杰匪部,与程子华出芷江的两个军摆在相隔不远的一线上。对衡阳地区之白崇禧部,只派队监视,而不作任何攻歼他的部署和动作。这样一来,白崇禧部非迅速向桂林撤退不可,而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陈赓邓华两兵团第一步进占韶关、翁源地区,第二步直取广州,第三步邓兵团留粤,陈兵团入桂,包抄白崇禧后路。陈兵团不派任何部队入湖南境,即不派部去郴州、宜章等处。程子华兵团除留一个军于常德地区,另一个军已到达安化地区外,主力两个军取道沅陵、芷江直下柳州。另以三个军经湘潭、湘乡攻歼宝庆之黄杰匪部,与程子华出芷江的两个军摆在相隔不远的一线上。对衡阳地区之白崇禧部,只派队监视,而不作任何攻歼他的部署和动作。这样一来,白崇禧部非迅速向桂林撤退不可,而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白崇禧很快就发现,20多天按兵未动的林彪,9月中旬竟开始连续动作:一直逼迫他“湘粤防线”右翼的陈赓兵团3个军,矛头由西掉转向南,与邓华兵团经赣州向广东方向推进;西线程子华兵团的两个军则由常德、桃源地区向沅陵、芷江挺进;正面萧劲光兵团的3个军却似动非动,滞留在衡宝以北的娄底、湘乡和中路铺一线。

白崇禧很快就发现,20多天按兵未动的林彪,9月中旬竟开始连续动作:一直逼迫他“湘粤防线”右翼的陈赓兵团3个军,矛头由西掉转向南,与邓华兵团经赣州向广东方向推进;西线程子华兵团的两个军则由常德、桃源地区向沅陵、芷江挺进;正面萧劲光兵团的3个军却似动非动,滞留在衡宝以北的娄底、湘乡和中路铺一线。

虽然他一下子还没看懂林彪的这个招数,但他嗅到了其中的血腥和杀气,这便足以让他梦寐无宁了。

虽然他一下子还没看懂林彪的这个招数,但他嗅到了其中的血腥和杀气,这便足以让他梦寐无宁了。

进入10月,白崇禧领略到了对手的厉害。

进入10月,白崇禧领略到了对手的厉害。

10月2日,在程子华兵团占领芷江,陈赓、邓华兵团攻击韶关、翁源的同时,萧劲光兵团分了路向衡阳、宝庆正面发起突击。

10月2日,在程子华兵团占领芷江,陈赓、邓华兵团攻击韶关、翁源的同时,萧劲光兵团分了路向衡阳、宝庆正面发起突击。

面对如此巨大的军事压力,白崇禧再次玩弄以进为退的伎俩,在全长不过百十公里的衡宝公路上,集中了13个师的兵力,摆出一副与解放军决战的架势。

面对如此巨大的军事压力,白崇禧再次玩弄以进为退的伎俩,在全长不过百十公里的衡宝公路上,集中了13个师的兵力,摆出一副与解放军决战的架势。

林彪又被迷惑了。3日凌晨,他做出判断:“白崇禧正调集全部主力,企图在衡宝线与萧劲光兵团决战。敌之兵力相当强大。”他下令萧劲光兵团:“停止前进”,“在我兵力未集结前,如敌大举进攻时,各部队可采取诱敌深入方法,以一部抗击敌人,主力后移,已插至衡宝公路以南地区的部队,则可向宝庆东南方向移动”。

林彪又被迷惑了。3日凌晨,他做出判断:“白崇禧正调集全部主力,企图在衡宝线与萧劲光兵团决战。敌之兵力相当强大。”他下令萧劲光兵团:“停止前进”,“在我兵力未集结前,如敌大举进攻时,各部队可采取诱敌深入方法,以一部抗击敌人,主力后移,已插至衡宝公路以南地区的部队,则可向宝庆东南方向移动”。

5日10时30分,林彪为确保稳操衡宝决战胜券,进一步调整部署:令程子华兵团掉转攻击方向,挥师东进,直向宝庆;令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转向宝庆、祁阳间前进准备参加衡宝决战;令第四十六军加速向耒阳逼近;第十八军加速向常宁、祁阳挺进。

5日10时30分,林彪为确保稳操衡宝决战胜券,进一步调整部署:令程子华兵团掉转攻击方向,挥师东进,直向宝庆;令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转向宝庆、祁阳间前进准备参加衡宝决战;令第四十六军加速向耒阳逼近;第十八军加速向常宁、祁阳挺进。

12时,林彪将作战部署电告中央军委,并提出:“桂军行动狡猾、迅速,长于山地作战,我部队已有多次吃过其小亏……今后向广西进军仍以5个军采取较靠拢的并进,如敌与我决战,则我亦能作战,如敌退,则我仍能向前推进;如我兵力太分散,则遇作战机会反而不能战,而遇敌退时,由于各路兵力不足亦无法堵住敌人。”

12时,林彪将作战部署电告中央军委,并提出:“桂军行动狡猾、迅速,长于山地作战,我部队已有多次吃过其小亏……今后向广西进军仍以5个军采取较靠拢的并进,如敌与我决战,则我亦能作战,如敌退,则我仍能向前推进;如我兵力太分散,则遇作战机会反而不能战,而遇敌退时,由于各路兵力不足亦无法堵住敌人。”

然而,等到晚上毛泽东还没有回电,林彪有点坐不住了。他知道毛泽东在处理军机大事上,向来时间观念极强,从不马虎拖延,且才思敏捷,倚马可就,有时接到报告两三个小时内就给回音。如今大战在即,却拖了八九个小时不予回电,这在毛泽东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等到晚上毛泽东还没有回电,林彪有点坐不住了。他知道毛泽东在处理军机大事上,向来时间观念极强,从不马虎拖延,且才思敏捷,倚马可就,有时接到报告两三个小时内就给回音。如今大战在即,却拖了八九个小时不予回电,这在毛泽东是绝无仅有的。

林彪意识到几次兴师动众地企图在宜沙、在湘赣、在湘中决战,结果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毛泽东对他的“狼来了”,已经不以为然;甚至可能恼火他推翻“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部署。而这次又在湘南捕捉战机,这会使前不久才断言“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的毛泽东,多少有些难堪。

林彪意识到几次兴师动众地企图在宜沙、在湘赣、在湘中决战,结果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毛泽东对他的“狼来了”,已经不以为然;甚至可能恼火他推翻“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部署。而这次又在湘南捕捉战机,这会使前不久才断言“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的毛泽东,多少有些难堪。

无奈之下,林彪只好再电军委。

无奈之下,林彪只好再电军委。

直到7日凌晨2时,军委才回电:“同意5日12时电5个军靠拢作战的部署。白崇禧指挥机动,其军队很有战斗力,我各级干部切不可轻敌,作战方法以各个歼灭为适宜。”

直到7日凌晨2时,军委才回电:“同意5日12时电5个军靠拢作战的部署。白崇禧指挥机动,其军队很有战斗力,我各级干部切不可轻敌,作战方法以各个歼灭为适宜。”

林彪明白这次再让白崇禧溜了,他可是没法向毛泽东交代。

林彪明白这次再让白崇禧溜了,他可是没法向毛泽东交代。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三五师师长丁盛帮了他忙。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三五师师长丁盛帮了他忙。

自2日傍晚就开始向衡宝公路以南的洪桥地区穿插的第四十五军第一三五师,为了不暴露行踪,师、团所属电台一律关机。

自2日傍晚就开始向衡宝公路以南的洪桥地区穿插的第四十五军第一三五师,为了不暴露行踪,师、团所属电台一律关机。

5日这天,第一三五师一口气秘密穿插80多公里,进抵沙坪、灵官殿、孙家湾一线。傍晚打开电台与军部联络时,师长丁盛、政委韦祖珍才知道他们的部队已远离主力,置身于敌人腹地了。

5日这天,第一三五师一口气秘密穿插80多公里,进抵沙坪、灵官殿、孙家湾一线。傍晚打开电台与军部联络时,师长丁盛、政委韦祖珍才知道他们的部队已远离主力,置身于敌人腹地了。

毕竟是饱经战阵之将,一眼就看出第一三五师孤军突进所蕴含的重大意义。把握住这个偶然性,将这枚棋子下好,湘南战局可能满盘皆活,给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林彪毕竟是饱经战阵之将,一眼就看出第一三五师孤军突进所蕴含的重大意义。把握住这个偶然性,将这枚棋子下好,湘南战局可能满盘皆活,给白崇禧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他当即决定第一三五师暂归野司直接指挥,该师、团电台要随呼随应;第十二兵团和第四十五军电台只可收听,不得参与指挥。

他当即决定第一三五师暂归野司直接指挥,该师、团电台要随呼随应;第十二兵团和第四十五军电台只可收听,不得参与指挥。

这是林彪在东北战场发明的超越式指挥。

这是林彪在东北战场发明的超越式指挥。

当晚18时30分,第一三五师收到野司直接发来的第一份电报:“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原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7日12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之线翻毁铁路……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必须采取灵活机动的独立行动袭击小敌,截击退敌。”

当晚18时30分,第一三五师收到野司直接发来的第一份电报:“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原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7日12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之线翻毁铁路……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必须采取灵活机动的独立行动袭击小敌,截击退敌。”

然而电台一开,第一三五师就暴露了。

然而电台一开,第一三五师就暴露了。

白崇禧接到灵官殿一带发现共军的报告,简直不敢相信,说:“我们在衡宝公路以北放了十好几个师,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灵官殿。”

白崇禧接到灵官殿一带发现共军的报告,简直不敢相信,说:“我们在衡宝公路以北放了十好几个师,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灵官殿。”

说话这功夫,敌第一七一师已经和第一三五师交上火了。

说话这功夫,敌第一七一师已经和第一三五师交上火了。

一七一师是国民党桂系王牌第七军的绝对主力,而第一三五师的老底子是红军的“十八勇士团”,抗战时期出过“狼牙山五壮士”。后来从延安挺进东北,逐步发展为一个师。这个师打过锦州,参加过围歼廖耀湘兵团;平津战役中3
分钟便突破了被敌人称为“标准工事”的民权门。

一七一师是国民党桂系王牌第七军的绝对主力,而第一三五师的老底子是红军的“十八勇士团”,抗战时期出过“狼牙山五壮士”。后来从延安挺进东北,逐步发展为一个师。这个师打过锦州,参加过围歼廖耀湘兵团;平津战役中3
分钟便突破了被敌人称为“标准工事”的民权门。

此战可谓针尖对麦芒,打了整整一天,双方仍僵持不下。天黑以后,丁盛率部摆脱敌人,经铜锣坪、石株桥,过关帝庙,摸黑向洪桥前进。

此战可谓针尖对麦芒,打了整整一天,双方仍僵持不下。天黑以后,丁盛率部摆脱敌人,经铜锣坪、石株桥,过关帝庙,摸黑向洪桥前进。

第一三五师的出现,将白崇禧的部署全被打乱了。他很清楚这支穿插部队会使自己受到灭顶的威胁。

第一三五师的出现,将白崇禧的部署全被打乱了。他很清楚这支穿插部队会使自己受到灭顶的威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