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语言艺术的今世管理学杂文,文言文那么难懂

王文兴,1939年出生于福建福州,1946年举家迁台,在文学创作方面深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从汉语写作出发,传统与现代融会贯通,构建起了独具特色的现代主义美学。长篇小说《背海的人》历经24年创作完成,这部耗时良久的小说在语言形式上极具特色,文体自由不羁,极端的语言表达使小说初读甚至有些晦涩难懂,但是细细品读,不难发现其中妙不可言的韵味。台湾13届国家文艺奖评价他的作品:“文字肌理细致,富于多重指涉,不仅建立个人美学风格,更将汉文表达之潜能推向一个高峰,对当代文坛深具影响力。”可见其语言表达的艺术性深受褒奖。在王文兴的小说中,他深入地挖掘了汉语逻辑表达的潜能,汉语呈现细节的潜能以及汉语精准地指称事物和表现情绪的潜能,尽可能地发挥了汉语写作的特色。语言只是表达人的内在精神的载体,王文兴通过语言上的变革尽可能呈现出生命的姿态和精神世界。
由于台湾白话文面临的困境,王文兴借用外文、文言表达,作品中多重语言的杂糅使他在作品中讲求锤字炼句,语言方面下了极大的功夫。他倡导文言文写作,反对白话文写作:“严格地讲,我不喜欢白话文,从很早就很不喜欢。但不能说白话文没有写得好的。我是觉得白话文有很多限制,这个路愈走愈窄,走得你非写白话文不可。而这个文言文是海阔天空,你怎么写都可以。所以这是我反对的理由。”对白话文的否定,对文言文的推崇使他的作品文白混杂,力求表达准确,发挥汉语写作的特色,在“爷”的独白中,大的特点便是语言的混杂性,例如“爷固是自己是明明知道富贵不足趋取”中的“固”,“一点子亦不会觉得个牠”中的“亦”,夹杂在白话句之间的文言单字冲击着传统的书写方式,力求在贴近口语化的表达中通过混杂不和谐的语言来表现小说人物,这是符合“爷”的身份的表达,一个略通文人之道又粗俗鄙陋的矛盾者的形象。
不同于其他写作者的是,王文兴并不刻意去贴近大众迎合大众审美趣味,反而是在着力追求语言上的“陌生化。“陌生化”是俄国形式主义提出的一个概念,这个理论强调的是在内容、形式和艺术上突破常态,让表面不相关联内在相关的要素构成冲突矛盾以造成“陌生化”的表象,在感官与情感上对读者产生刺激。读《背海的人》会有一种异常艰难晦涩的感觉,这缘于王文兴文法的恣意飞扬,不同寻常,文中他不断使用的虚词、个别词语的大量重复,有时甚至为了表达需要生造词汇,由此来构建一个特殊的话语体系,极尽汉语表达的可能性。为什么不用日常表达中的“它”转而用了“它”的异体字“牠”?这是一个何等失落的社会,在大陆来台军官“爷”看来,物欲横流“深坑坳”宛如一个泥潭,他看见污浊的社会又设法融入污秽,深知身处于此的恶劣又置身于此无法自拔,为满足自己的物欲甚至可以出卖人格,即便是做牛做马卑微到尘土里,成为一个奴隶。“——矛盾!矛盾!——爷这一个人就是一个大大大大而又大的矛盾!爷就是‘矛盾’。”一个“大”字不断重复,“矛盾”、“矛盾”反复出现等等这些看似不合文法的絮语不仅仅是语言学上的革命,更是作者企图在扭曲的语言表达中充分凸显出一个病态的社会之下寄居的小人物怪异矛盾的精神世界。
在这种怪异的表达中,优美动人的词汇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人物口中大量倾吐而出的脏话脏字,这种表达方式仿佛影响了汉语表达中的浪漫与抒情传统,但是在破碎、颠倒的人物独白中所形成的独特文体,使作者将汉语表达推向了另一个高峰,作品便具有了现代主义美学意味。首先是在画面感的营造上,人称代词“爷”的使用,一个自负傲气的形象跃然纸上,通过“爷”磕磕巴巴放浪不羁的独白,口语化色彩浓烈,模拟了人物的语气、声调和情感,寻求人物心理状况和语言之间的对应,让读者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人物情绪,在矛盾与冲突中使小说具有了戏剧性的画面感,拓宽了汉语的表现力。其次,作者通过新的表达方式来调整小说语言的节奏使小说语言具有了音乐性,例如“爷却倒是觉得‘自由’,在牠没有来之前,觉得‘自由’确实是好,然之‘自由’一经到至了以后,就只觉得其滋味淡得像ㄙㄨˋㄙㄨˋㄅㄞˊㄅㄞˊ一点点儿味道没有的平平冷开水一样的,一点子亦不会觉得个牠,‘自由’,有什么了的个的的‘好’。”“爷”的内在独白没有听众,没有对象,只是一个人的呓语,作者在这种混杂性的语言表达中注重汉字形体所产生的图画美的同时,注音符号、黑体字的使用以及文字之间的停顿留白冲击着汉语书写传统,放慢节奏,刻意拉缓读者的阅读速度,“自由”,这到来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吗?给读者留下体味和想象的空间,抵达一种不同凡响的美。
总之,《背海的人》兼具写实和象征双重内涵,小说是带有一种虚构色彩的真实,将一个虚构的地点深——坑ao立体化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也是50年代台湾的真实写照,暗黑社会百态人生,王文兴将悲剧的沉重与喜剧的轻松荒谬地集合在一起,开掘了汉字的象形、会意等多种潜能,在继承汉语表达的基础上颠覆经典文体和语言传统,充分挖掘汉语表达的潜能,将白话文写作推向一个新的高峰,多种元素融于一体,显示出了全新的现代主义反叛意识,其批判性和美学意味都对现代主义文学创作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这也许就是王文兴作品语言的生命力所在。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问:文言文那么难懂,难道古代的平民百姓用文言文进行交流的吗?为什么有文言文和白化文?

展现语言艺术的现代文学论文

一、现代文学语言的形成与发展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文学的首要因素。作为整体的文学有两个大的构成系统,一是反映生活、抒发情感的意,二是结构形式,这两部分共同组成文学。传统观点认为,“文以意为主”,语言是文学的载体,辞章是次要的。现代文学理论则过多地讨论文学的内容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在二者之间总是对抗多于统一。文学语言较之普通语言二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迥然不同的差异。作为普通语言的强化,文学语言超越了生活,进入文学实质,成为文学难以割舍的一部分。正因为这样,我们在接触到文学语言的时候,就进入了文学作品所描绘的世界,从字里行间里感受到作者所要表达的情感与心理状态。因此,一部优秀的作品所要表达的感觉和情绪是融合在形式里的,二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东西。人类的心理与语言相互促进、相互发展。文学语言以文学的实质形式出现,表现的是人类的思想与情感,从语言中人们看到文学所要表达的内容。人类的思想因语言的丰富、细腻而不断地改进、优化,而优化的思想又对语言有了更多的、自觉的创造与追求,二者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现实生活不断地衍生出新的词汇,新的词汇反过来影响生活。中国的现代文学语言的发展也是这样,从西学东渐后出现的翻译词汇和新造词汇,到学者、政治家对白话文的尝试,接着是“五四”时期对白话文的提倡,到后来白话文的最终定型成为文学主流,文学的发展与语言的进步密不可分。从明朝末期起,西学传入中国,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并没有受到重视与关注。鸦片战争后,西方文化在中国得到广泛的传播,西方书籍的翻译在中国也兴盛起来,各种翻译词汇的涌入使中国人民接触到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新事物,在人们的思想上也引起了极大的震撼。变法思潮首先在政治领域引领了语言的变革,学界开始初试文言文向白话文的转变。白话、文言二者并行的语言观出现在晚清这一特殊的历史阶段。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白话文得到大规模的提倡,最明显的就是标点符号的使用。

分歧、争论、交锋,每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会引起学界同人们关注,变与不变同样关系到民族身份的焦虑。晚清时期的“言文合一”为五四“文学革命”提供了基础,新文体的大量输入,新词语的大量使用,对晚清时期白话文做了弥补。五四时期文学观念的变革才是晚清时期所没有的。晚清时期的白话文仅仅是作为启蒙大众的工具,五四时期确立了“白话文为正统”的观念,白话文名正言顺地取代了文言文,鲁迅、胡适、钱玄同、钱钟书等人对白话文成为现代文学最主要的书写文字功不可没。进入当代,我国开展了文字改革和汉语规范的活动,对文学作品中语言的运用有不同程度的规范。此后的韩少功、于坚、贾平凹等人共同继承开拓了中国当代文学语言本体论。

二、文学语言的艺术特性

如果把文学作品比做是一幅生动的图画,是人们审美意识形态的集中体现,那么文学语言就是画笔,是传达审美意识形态的手段。为了满足文学审美的需要,语言的形象性和表现力就占据了突出的地位。文学语言指向的是自己自身的内在,它可以天马行空任由作者想象发挥,不需要与生活现实相符,可以传达出作者的感情、感受就可以了。可以说文学语言的审美艺术性把它区别于生活语言、科学语言,这也是文学语言最显着的特征。

文学语言的形象性

文学语言的形象性,与科学语言有着明显的不同。首先,科学着作的主要手段是判断推理和逻辑论证,其特点是高度的思辨性。这一特点就决定了科学语言的抽象性。而文学语言的主要手段是形象的描绘,其特点是感性、具体。因而文学语言要能够绘声绘色、逼真描绘现实生活,要能使读者在读到作品时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作者所要传达的情感、情绪。其次,科学语言的特点是逻辑性,是把客观世界当做理性的实体来看待。因此,科学语言具有严密、严谨的特点。而文学则不同,每个读者在阅读作品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文学所要传达的信息因读者的理解而有差异,这就是文学语言所发挥的作用。它给读者带来的是视觉、听觉和触觉等多方面的体验。形象性是文学语言的总特征。

文学语言的间接性

文学语言是传达作者思想、交流情感的工具,它与舞蹈、音乐、电影、绘画等艺术作品不同,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直接感知,文学通过语言来传达作者的思想,读者通过阅读文字,加上自己的想象、联想、生活经验,来感受作者所要表达的艺术形象。这也是文学语言与科学语言的不同,科学语言讲求的是准确性,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会产生歧义、歪曲原作的理解,而文学语言则不同,它通过文字给读者带来的是不同的情感体验,每个人的生活阅历、想象能力都有着差异性,因此,即使同样的作品在不同人看来也会得出迥然不同的结论。在现代文学语言中,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追求一种陌生化效果,即使对象变得陌生,让读者在阅读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此在阅读中理解也有所困难,这也让读者读来不是索然无味,更增加了读者的探索精神。

文学语言的情感性

情感性是文学语言的又一重要表现。科学语言重在理性、客观的描述,它不需要过于华丽的辞藻去表现,而文学的主要功能就是表现作者的情感,表达作者的主观态度,只是在表达的过程中所使用的方法手段有所不同,在现代文学语言中,形式可能也会参与到作者的情感表达中。例如,老舍先生说过:一篇作品有一篇作品的情调,语言须为配合作品的情调而生,或悲哀,或激昂。例如,我们要想表达悲哀的语境,那么就要选择那些低沉、哀伤的字,句子的长度也能增加悲壮的氛围,读者读来需缓慢,这样悲情的感觉就呼之欲出。反之亦然,抒情性作品表情达意更加直接、明显,而与之相对的叙事性作品,我们可能要花工夫去体会、捕捉作者的情感脉络。要想得到作者所表达的意,我们不能只局限在文章内,而应该体会文章的言外之意。就像阅读海明威的作品,我们要能把握住他的“冰山理论、,在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冰山的七分之一,剩下的就要我们自己去体会。

文学语言的个性化和自由化

语言的个性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就小说看来,小说成不成功与人物形象的塑造有着重要的联系。现实主义作品强调人物和环境的典型化,人物语言也成为典型化的一个重要方面。譬如我们所熟知的《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出场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文学史上,也有很多典型的人物,比如说到吝啬鬼,我们就会想到泼留希金,想到葛朗台,想到严监生,这些都是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其次,作家的写作风格也极具个性化。比如鲁迅的沉郁含蓄,郭沫若的浪漫奔放,茅盾的严谨细腻,很多作家的写作风格已经是我们所熟悉的了,闻其文便能推知其人。文学语言离不开人类的语言系统,但它有着自己独特的一面。语言本身而言是自由的,但作为文学语言也有着它的身不由己,文学语言要告知读者的不仅仅是文本以内的,更多的是要让读者去体会文本之外的言外之意,而语言之外的就是各种权势话语。这里的权势话语,是因为其压抑文学语言的独立性,扭曲语言的本意,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点,语言本身的符号性和文学表现的历史性。作家和读者都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活生生的人,也必须受到现实的约束,因此文学语言的自由性受到挑战。

文学语言的音乐性

音乐性是和形象性、情感性融合在一起的一种语音形式特征,体现在丰富、和谐的节奏和韵律上,这种节奏能使作者的情感表达得更加充分,能给读者造成强烈的感官效果,尤其在读现代诗时。以我们所熟悉的戴望舒的《雨巷》为例,诗歌具有韵律美,诗中多数押ang韵,读来朗朗上口;诗歌具有反复美,ang和ou交替出现,巧妙地运用了声乐练习中的练声方式,符合语言的音乐性;诗歌富于节奏美,长短句的交错出现,短促中流露出旋律美,长句富有深情,短句则更显节奏感,整首诗高低交错,抑扬有序,读来朗朗上口,给人留下余韵无穷之感。

三、结语

语言的发展对人们思维方式的转变起着很大的作用,现代文学语言的形成和定型与之密不可分。文学语言与生活语言、科学语言虽有联系,但更多的是区别,文学语言所具有的艺术特征是其他语言所没有的。现代文学语言在形式上的创新使其能更好地实现文学的艺术性,让读者更好地体会文章的情感深意。要想较好地阅读、欣赏文学语言,唯有正确、深刻地理解和领悟其中的情感表达,只有这样才能有所创新,才能促进现代文学语言的发展。

作者:王韦皓 单位:四川电影电视学院 四川商务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图片 1

我在读五年级时,邀约几位同学一起去逛柴市场,大家学着用文言文去谈买卖看看效果如何,结果把人笑得肚子疼。那天正是星期天,一农村老汉挑两梱大木柴在市场垛着,我说:大叔,你这大柴能卖几合?你这小孩说啥?能卖几合?谁家卖柴也只卖一次就完事,一挑柴卖几(次)合,那不是骗人的吗!我们一看大柴中间全是湿的(未干)便指着大柴梱说,此货外干而内湿其价昂也!老汉回答说,低放低堆在地上放着,昂什么昂?一阵嘘笑…。走到街拐弯一油炸饽饽店,同学们大家都想吃,但苦于馕中无钱怎么能吃到嘴里呢?于是便有了下一句,其味可佳而皆是臭也…!所以文言文用于市井是不可以的,完全是书生意气。

这个问题我在九十年代采访过一位戏曲学院的老教授,他为许多名角编写剧本,老先生就说,他研究过昆曲,昆曲是实打实从元朝留下来的纯古代剧种,它的对白方式基本可以认为反映了当时社会上的真实语言环境,官场说话上口,以显示不同于普通民人,类似京昆戏曲中的韵白,老百姓说话就是家常白,不上口也不拿腔弄调,类似京剧里小花脸的道白,双方对薄公堂就会呈现一方韵白一方道白的官民交流方式,这也符合古代等级制,规定官民就是不能对等,这才发明出正常话不正常说的官体话,韵白不是戏曲人发明的而是自古以来官场上一步步端架子演变形成的,戏曲人只不过艺术地再现了。我不敢苟同老先生的说法,但也没有充分合理的证据反驳,只好认同。事后一想老先生分析有道理,正是因为考虑有理无据,人家也没作为学术研究正式提出这个观点,只是赶到哪儿聊到哪儿。现在我回忆起这件事,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可能对大家是一个线索思路。

我是九歌,给你新观点。

古代平民百姓不可能用文言文交流。

具体案例先来看看从明朝时,流传下来的著名小说《水浒传》。

其中的人物对话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明朝时期的现实生活,具有极强的代入感和真实感。也可以作为研究材料使用。

这种极易受到广大老百姓欢迎的故事,来看看它是怎么写的,它的语言风格是怎样的?

上面的片段选自《水浒传》 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

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的人物对话及语言风格与现代社会的语言风格非常类似。这可以从侧面证明,古代老百姓是用白话文交流的。

因为这种文体足够通俗易懂,可以让知识水平不高的百姓能够听懂。因此他的受众群体和基础才得以扩大,有了广大的受众基础。这样脍炙人口的小说能够流传好几百年,直到现代社会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另外一点要说明的是,文言文具有极高的使用门槛,由于他的门槛比较高,决定了他只能在小范围圈子内传播。

所以里面写的一些文章,故作高深的,艰涩难懂的由于他的群众基础比较小,所以很难流传下来。

这一点比较著名的案例是,骆宾王写了一篇骂武则天的文言文《讨武氏檄》,在当时知识分子圈层内广为流传。

感受一下语言风格:

但由于遣词造句非常高深,加上一些生僻字,比较难懂,理解门槛比较高。如果不是有人把它记录到史书里面,可能现在这篇文章根本就不会流传下来。

综合上面的两则材料可以分析得出结论,古代老百姓是用白话文交流的,只不过古代的白话文跟现在的白话文差异比较大,在语法是基础之上比较适应古汉语。

再来看看文言文和白话文

汉字是一种表意文字,这种文字可以在极少的文字中,表达比较大的信息量。文言文更是这种信息量的进一步浓缩。

比如看一下这本翻译版的书,注意红线画的页码,左上角580是中文书的页码,方框中的数字989,990是对应的英文版的页码。所以大概推算一下,中文版的篇幅只相当于英文版的60%。

这种文体被广泛适用于上层社会、知识分子阶层。由于它的信息量比较大,准入门槛比较高。

百姓理解起来难度跟攀登珠穆朗玛峰似的。加上古代没有义务教育,更没有教育普及化的一些措施,反而是愚民措施玩得很溜。【参考刘邦斩白蛇】

基本上是当地的秀才,官员说什么老百姓就姓什么。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维护统治,保持社会稳定。

真正意义上的白话文是在新文化运动以后,白话文进一步降低了学习知识的难度。加上近代教育的普及白话文被广为推广。

这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社会变革所带来的红利,以及经济市场对富有文化知识的工人商人需求旺盛。这也是推广白话文广为传播的一个重要动力。

感谢您的阅读!

@萧中九歌:一个学新闻的板砖历史持有者。关注我,这里有现象背后的故事。

看了无数回答,没有一个答中重点。

古代为何会分为“文言文”和“白话文”?其实完全是因为古代没有纸,所以史官或者祭师记载重大事件的时候,只能在龟壳(甲骨文),石板,或者“结绳记事”。

后来,毛笔和竹条被发明和发现,古人用毛笔在竹简上写字,虽说竹简保存时间没有龟甲长,但是胜在竹简可工业化量产,所以被大量使用。但竹简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地方有限,而且质量大,古代形容一个人读书多,就有成语“汗牛充栋”,可见竹简质量多大,多占空间。

所以,为了节省竹简用量,“文言文”被发明出来,专门用来在竹简上写字,而且要求“言简意赅“,特别是古代朝廷,全国各地的大事小事都由大小官员的师爷写在竹片上,通过驿道发到首都,给皇帝汇报工作,所以,皇宫往往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竹签,几天就是“汗牛充栋”,以古代中国“官本位”的风格,只要当官的用多了就一定会流行,所以文言文就成了官方用语了。

所以,古代民间多使用“大白话”,跟现在说普通话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写书记事就不一样了,全部用文言文,言简意赅,节省纸张而已。

据说明朝有个皇帝比较任性,有一次下旨骂一个大臣,文绉绉的文言文不用,就用大白话写到圣旨上,行文就是“艹尼玛XXX,你怎样怎样,我要治你的什么什么罪!”,完全跟今天我们老百姓讲的白话文一模一样!

综上所述,文言文只用在书写,因为节约纸张,跟今天行文差别很大,白话文用在日常生活对话当中,跟今天没区别。

文言文很难,每一个学习过的人都有体会。当年我读书时,语文成绩还算不错,特别是那些古诗、古文基本能背。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喜欢,另一方面是因为老师要求。虽然文言文的课文我都能背,但是要说全部理解也是不可能的。那时我就想,文言文这么难,古人怎么说话的?

现在我知道了,我们学习的文言文其实就是古代的书面语言,与老百姓的日常口头语言并无相关。在古代教育并不普及,能够接受教育的都是士大夫阶层,而绝大多数老百姓基本都是文盲,大字不识。因此,中国古典语言存在着言文不一致的突出特点。

士大夫阶层使用的文言文,要求表达规范,强调高度的形式美,讲求对仗、用典等,推敲琢磨,遣词造句中力图营造言有限而意无穷的境界,并求得音韵上的特殊美感。不过,即便有音韵上的追求,这种语言却难以变成一种通行的口头表达,一来对写作者而言难以做到,二来受众方面也无从领会。

于是,书面语言与口头语言就走上了两条道路。纸上写作的大师名家代有其人,各领风骚;口头语言却粗糙随意,难登大雅。文明持续发展两千年,周秦文章汉代赋,唐宋八家明小品,但高居不下的文盲率却形成一种残酷的反差。卑贱者讲粗俗段子,高贵者写典雅文章,这使得整体性的国民教养难以提升。

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胡适等人看到了中国文化的弊端,积极倡言文学改良,打破种种形式主义之藩篱,提倡白话文,力图让汉语走向文言一致。

今天,我们使用的白话文就是一百多年来文化变革的结果。白话文可能不如文言文典雅,但它的书面语言和口头语言趋于一致,再加上现在的教育普及,文盲率大大降低,使社会整体性的国民素质大幅提升。

先回答问题:

1、古代的平民百姓用文言文进行交流吗?答:不用文言文进行交流。

2、为什么有文言文和白话文?答:因为随着时代发展,社会进步,文言文已不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所以自“五四运动”以后,逐渐开始由文言文转向了白话文。目前的文言文只存在古籍当中,作为历史文化遗产和历史文化资料保存。

其实要弄懂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文言文和白话文的概念。

一、什么是文言文

文言文是相对于白话文而出现的概念。它是中国古代的一种书面语言,所以在白话文出现之前的文体,都可以称为文言文。具体区分的时间,大体可从“五四运动”为界限。

一九一九年五月开始的“五四运动”,既是一次反帝反封建的运动,也是一次思想解放的运动。以胡适,梁启超,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等为代表人物,率先提出了思想革命的白话文概念。直白地说,就是用当今的白话文,取代古代的文言文。

文言文的特点是注重典故、骈骊对仗、音律工整且不使用标点,包含策、诗、词、曲、八股、骈文古文等多种文体。现代书籍中的文言文,为了便于阅读理解,一般都会对其标注标点符号并进行注解。

文言文的优点在于文字精链、微言大义、文字优美、合于音律。而且以文解文的特性能够不拘一时一地,所以现代人也可以读懂孔子等人著作的论语。

文言文的缺点在于难懂、不易普及,要读懂文言文须经过适当的训练才能够了解其中的含意,而要写作文言文的难度更高,所以五四运动后强调“我手写我口”、“能识字便能读文”的白话文渐渐的取代了文言文。

二、什么是白话文  

白话文,指的是以现代汉语口语为基础,经过加工的书面语言。

其实白话文在古代也有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总的看,明清以前的文言文比较正统,到了明清两代,也开始出现了半文半白的书面语文。比如我们当前所读的四大古典名著《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等等,既使没有文言文基础的读者,也能读懂。只是其中的部分文言稍显枯涩而已。但当时的主流书面语言,还是文言文。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四大古典名著还不能算纯粹的白话文。真正的白话文,就是从“五四运动”以后,白话文才登堂入室,形成并成为主流书面语言。文言文才退出历史舞台。

白话文的特点是浅显通俗,在语言上,生动、泼辣、粗犷、生活气息浓厚,富有表现力。所谓白话,白就是说,话就是所说,总的意思是口说的语言。今天我们使用的白话文,也就是现代汉语普通话书面语。如此而已。

总结:

综上所述可以说明:

1、不管是文言文还是白话文,都是书面语言,不是民间交流的口头语言。

既然不是口头语言,那就不论是古代的老百姓还是现代的老百姓,在交流时都不可能用书面语言。我们与人说话,怎么可能用讲话稿的书面语言呢!

2、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区分界限,就是用“五四运动”以后的文体来区分。今天谁要是还用文言文写文章,只能是一种示范作用,绝不是主流书面语言。

文言文,那么难懂,难到古代平民百姓用文言文进行交流吗?应该不是文言文交流的。文言和口语应该是分开的。

先看一段,乐朔和子思(子思是孔子的孙子,曾子的学生,四书五经之一《中庸》的作者)的对话。

乐朔曰:“凡书之作,欲以喻民也。简易为止,而故作难知之辞,不亦繁乎?”。也即是,文言文难懂之意。可见这个问题古已有人提出,而且还是有权有势之士大夫。

子思曰:“书之意,兼复深奥;训诂成义,古人所以为典雅也。”,即是文言文是口语的书面化。口语写成文字就要求典雅,严谨,使之有文学艺术感。

其二,最主要的原因是,古代圣贤知道,语言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变化而增减的。以前,农业上用来翻地的犁呀,锄头等,现在都用机械了,不用再过几十上百年,就是现在零零后,他们也很难理解这些字词了。近年随着网络的发展,是不是出现了比如“冏”呀等一些新的字。由此可见语言和文字的分开,就不会因语言的改变,而导致古代文献,古文化思想的丢失了。因为文字与语言分开,文字单独形成一个体系来表达思想,而且这些文字,一般人只用二、三年时间就可掌握了。就能读懂古人的这些思想宝库了。近年来中小学生语文。增加文言文阅读量也正是此意吧。语言与文字的分开,这也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只剩中国文化文明的原因之一吧。

至于为什么有文言文和白话文?则是因为,五四运动前后,随着一批老流学生,到了欧美等发达国家一看,他们的语言和文字都是统一的,认为中国落后,挨打的局面,就是因为中国的这些个“之、乎、者、也、亦焉哉”难懂的文字,影响了大部分人,接受教育的原因引起的,要想强国,提高人民的科学寿质,必须废除文言文,提倡口语化的文字即白话文。

以上啰啰嗦嗦的就是“文言文那么难懂,难道古代平民百姓用文言文进行交流吗?为什么有文言文和白话文?”的浅见。望交流指正。

可以肯定的是,古代的普通百姓并不是用文言文交流。要问为什么,那就是文言文属于书面语言,是文人和作家作文时运用的书面语言,普通百姓平时交流都是用口语。就如我们今天的书面语言虽然是白话文,但却比民间口语要有文学性。

先秦时代,由于汉语词汇较少,书写材料匮乏,文人在竹简上写字多为刀刻,为减轻书写的劳累和节约书写材料,人们便较少字数缩短语言来书写,于是便出现了一个汉字代替多个词汇或语句的文言文。

汉代发明纸张后,由于早已形成了文言书写形式,文人们便继承了之前的文言文,并用文言文著书立说。而且在封建社会里,能够熟练掌握文言文,是一个文人文学修养的基本标志。反之则不然。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新文化运动后白话文的普及。

实际上,即使在今天,书面语言和口语都有实质上的区别,书面语言大多具有文学性,而口语却十分随意。在词汇匮乏的古代,古书面语言和口语区别应该很大。口语也应该是白话,只是跟今天的口语相比,词汇要少得多。

文言文那么难懂,难道古代的平民百姓用文言文交流的吗?为什么有文言文和白话文?

文言文确实难懂,古代的平民百姓能用文言的凤毛麟角。

文言是被“美化了”的官方用、书面用语言文字。早期主要以先秦时期的口语为基础,经过“美化”,形成书面语言文字。

它的基础是古代雅言,雅言是华夏大地上最早的通用语言,相当于现在的普通话。它的语系是上古音系,古时“雅”、“夏”互通。如《左传》中“公子雅”在《韩非子》中作“公子夏”。可见,雅言也就是“夏言”,是夏时的通用语言。

所以秦以前夏商周时期平民百姓的日常交流一部分也是用雅言,也就是文言。后来,随着历史变迁、口语的演变,文言和口语的差别也就越来越大,逐渐变成“读书人”的专利。

文言文则是用这种修饰过、美化过的语言文字写成文章。比较注重音律工整、骈俪对仗,也比较注重用典,《离骚》、《诗经》之类就是这类经典的文言文。

文言文还比较重视格式,有代表性的就是后来的“八股文章”。

文言文的另一个特点是简洁凝炼,东汉以前,能够作为书写载体的物品很少,成本也比较高,必然要求文字简炼。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新体诗词歌赋,简策,也是文言文。唐以前的诗通常被叫做古体诗,唐以后的也被叫做新体诗。文言就这样被逐渐固化并传袭下来,并在古代书面用语言文字上长期占据统治地位,同时也是官方的象征。

古代的老百姓不怎么用文言,就跟今天很多偏远地区的人不会用普通话一样,古时的交通不便,人们的活动范围小,普通平民百姓很少用得到。这种语言只局限于官方和庠序教学,孔子方面就用雅言教学的。《论语·述而第七》中有记载,“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古时是没有文言文和白话文之分的,因为古时写文章只能用文言,不能用口语,只有这一种格式。“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类似于口语的白话文取得了书面用语的资格,此后才出现了“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区分。

白话文也不是纯粹的口语化文字,也是经过加工的书面语言。就像我们现在写文章,也要先组织加工语言而写成一样。

古汉语比较特别,尽管汉字的字数很多,比如在明朝时,已经有了超过四十多万个汉字,但是古汉语中的语言和书写,却是完全分离的,语言和文字的不统一,是古汉语的一个重要特征。

一个人只要不是哑巴,就能学会说话。但是在古代中国,要学会正确的书写,却很不容易,非得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行。在古代中国,能够使用文字的人,就可以被称为文化人了。按照现代学者的研究,在西汉末期,人口大约六千万出头,但能够阅读和书写的人士,也不到六十万。其实在其他的国家,情况也差不多,毕竟古代社会的文化主流,就是做个文盲。

在中国汉朝时,需要做公文书写的基层官员,被称为“刀笔小吏”。这是因为当时的文字,主要是写在竹简上,一旦那个字写错了,就要用刀刮掉,再重新用毛笔书写。制作竹简比较麻烦不说,且竹简的篇幅也不是很大,还重量却不轻,所以书写的内容,需要言简意赅,一个普通公文,如果写上几千字,消耗材料不说,后面的传递和运输,都将是个大问题。

可一旦书写的材料,由竹简变成了纸张以后,中国人写东西时,也开始变得啰嗦了。对比一下汉朝的《史记》,和宋朝的《资治通鉴》,其中的变化就很明显,读《资治通鉴》就要比读《史记》,容易得多。到了现代,去读清朝时期的文章,也远比秦汉时期的文章好懂,这就是中国古代文言文,变化的一个大趋势。

但是传统的文化和习俗,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到了民国初期,中国的文化人,仍然使用文言文,作为书写的主体方式。为了改革中国的文字系统,当时中国的文化界,决定统一我们的文字和语言系统,将怎么说和怎么写,基本对应起来。

在经过长期的、艰苦的努力后。才有了现代的白话文。注意喔,白话文的意思,是书写的方式,和语言保持一致,并不是搞出一个新语种来。

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大佛顶首楞严经》。里这句话说明了,人的五根眼耳鼻舌身中耳根是最利的。用比例来说就是耳根值2000,眼根值1200,其他根值600或800。古人是重视言传身教的。文字是记录的符号,道的载体。记录,言语教育既要分开,作为两条道并行,又要联系在一起。记录这条道,要求从简,言简意赅,言简义丰。后来随着文字发展完善,到最后正体字,能把形,音,意,义,道,智,慧表现得淋漓,手脚齐驱,生龙活虎,可读性强。古代文言文就做到这一点。民间音传,言教,也不会偏离这道太远。即使没有经过专门教育,通过民间多元交流,教育,音诵,也大体能懂其中意义。如今简化文字,就像砍断了手脚,四肢无全,死尸一具。一个名词概念,就要用许多文字来阐述。比如,道德,这个观念,古人解释应为,顺道而行的结果谓之道德。而今的道德是抄袭外国人的民主说法,道德是通过行为规范和伦理教化来调整个人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意识形态,是以善恶评价的方式调整人与社会相互关系的准则、标准和规范的总和。道德规范的调控作用几乎体现于人们的所有活动领域,既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也体现在有组织的社会活动中。道德属于上层建筑,必须适合经济基础状况。古代的道德完全是客观的,没有主观性。现代的道德定义,充满意识形态主观性,义理产生根本性改变。简化后要把这个概念记起来时比文言文时代困难得多,而且不容易懂。特别是,现在的论文,报告,洋洋洒洒,几千字,几万字,要把它读完,既费时,费力,而且读后不知所云。书包越来越重,读书越读越辛苦。故倡议恢复文言文体作记录的主要形式。一切从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