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莎娱乐场app下载:黑色的芬芳_原创歌词_好文学网,生命的畅想与彷徨

沿着死亡的风寻找那个已故去的梦没有人与我同行只有一双寂寞的脚步徒步天涯

金莎娱乐场app下载 1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顾城

以梦为马的我始终相信有一个寂寞的客栈能够收留我这破旧的一生

立秋刚过,炎热的夏天已经到了尾巴

带着执着和希望,向着光明出发,黑夜中,独自摸索。

我的人生路上没有一盏灯

可我还是觉得很热,比之前还热

仿佛盲人,颤颤巍巍、四处碰壁。

只有一个生锈的拐杖我的一生 是一个漫长的黑夜

在36度的成都,有时候感觉生活就像是一场梦

围困在欲望的监牢,看不到一丝理性的光芒,不知道出口在何方。左拐,是贪婪的阻拦;右转,是利益的羁绊;前有口食之欲,后是声色犬马。

我拄着这个生了锈的拐杖寻找光明

很害怕变老,每次看到老年人,我都会想到我自己

焦急,不安,化身热锅上的蚂蚁,原地踱步、焦头烂额。

然而光明就像翻山越岭的风景
遥远的可以吓坏我望眼欲穿的眼睛在我漆黑的眼睦里我看到了一个个被欲望玷污的灵魂

我的皱纹,我的步履蹒跚,我的拐杖,我的假牙

已有太多的人沉湎于其中,仿佛吸食福寿膏的满清纨绔,用自己的尊严和人性,换取在黑暗中的无稽幻想,不顾自己耳聋眼瞎,把放弃当成安顺,将堕落看作希望。

谁能拯救那个女孩子不要在那张肮脏的床上堕落自己的灵魂男人的欲望嗅着女孩子哪双脱下的黑色女靴即使是一双脚也透露出来了女孩子的芬芳

好像是我不愿意硬生生的这样老去,在后青春期的阳光里,寻找一丝永远年轻的痕迹

放弃吗?行尸走肉般的待在这物质充足、精神匮乏的黑暗中,呆在这永无止境的对欲望的屈服中?

我们每个人是那么鲜活的在这个无知的世上行走,庄子说你不要害怕,天地与你平齐,只需要像一朵花一样绽放就可以,千万不要羡慕那朵众人捧爱的玫瑰,因为你是一朵山谷里寂寞的野百合

不!绝不!!!

佛陀说,凡所有看到的相啊,都是虚妄的,你的年龄只是你一个记号,所以不要执着,看破,才能自在,每个人都在无常的变化里,今天的你已经不是昨天的你,上一秒你失去了,下一秒还没到来,到底生命是活在哪里?答案也许是当下

我还有眼睛,尽管这深情的眼眸,被黑暗遮蔽了对光明的记忆。

我们那么渴望成长,却特别惧怕衰老,好像岁月定会夺走你所有的一切,你的样貌,你的爱人,还有你的生命,每天打开朋友圈密密麻麻的养生文章,说明了我们都渴望着健康,活着,人都是有欲望的,活着不也是其中之一吗?

我还有手,尽管这枯瘦的手指,已经失去了红润的色彩。

著名理学家朱熹说“存天理,灭人欲”,但天之理就是人之欲,地球周而复始,四季生生不息,我们的生命在欲望中生存,在天得运行里生活,怎么可能灭掉

还有脚

小时候,年龄是一种符号,好玩的符号,七八岁的时候,我以为二十多岁好大好大,二十多岁了,蓦然回首,原来我曾经认为很大的年龄原来这么渺小,爱情啊,亲情啊,友情啊,都在生命的河里静静流淌。

有牙

躺在这条寂寞的河流里,左岸是我曾经的自己,右岸是我看不见的未来,看不见的只是短暂的几十年的未来,我可以在有生之年,做一个伟大的预言家,预言啊,我们每个人的生命终究都是一样的归宿

灵魂

所以在庄子在他老婆死去的时候,居然鼓盆而歌,敲锣打鼓的欢送妻子回家了。

······

中国人生命的哲学总是源源不断,“未曾生我谁是我,我死之后又是谁”

用头去顶,用手去推,用脚踹,用牙啃,用喑哑的喉,深情的呼唤,用不屈的灵魂,试着去触碰,触碰那被欲望隔绝的理性、真理之光。

年龄在这里,是永远无解的,死亡在这里,是永远无解的

或者,用苍白的身躯迎接光明的普照,或者,用消散的灵魂反抗物欲的监牢。

我翻看了无数的死亡笔记,没有找到,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既然会用一些时间,去了解死亡,我想如果这个世界存在着轮回,那么我一定是一个哲学家的老灵魂。

啊!我是一只不愿向铁笼屈服的猛虎啊,可是,为什么我不屈的意识下,带动不起强劲的反抗?

我喜欢说一些故事去证明自己还没有老去,却不料,陷入了自己的故事里,写一篇散文,读一首诗,转朱阁,低绮户,月光照无眠之人

撞击,不停地碰撞···

有一天我走在峨眉山里,路过了一棵千年的古树,忽然觉得生命的伟大与渺小,跃然纸上,或者那棵千年的树,可能在唐朝,还是一棵不起眼的小树,“夜发清溪向三峡”的李白,匆匆的路过了它,不曾留下一词片语,今天这棵树上面挂满了许愿带和平安锁,而那时清溪已经变成了青衣江,水滔滔不绝地流向长江三峡。

哪怕粉身碎骨,哪怕注定像渴望光明的夸父一样,死于追寻的途中。

生命的长度,我们不能控制,时间是最公平的神,他不管你腰缠万贯,还是家贫如洗,每个人一天都有24小时,一个小时都是60分

坚持、执着、渴望···

生命的宽度,可以是去行走,去阅读,去攀登自己的山峰,去爱,爱就是不会辜负地去过这短暂的一生吧

我那被三聚氰胺奶粉浇灌的身体开始破碎;被地沟油养大的头脑开始模糊;吃过被福尔马林浸泡肉类的肠胃,一点点溃烂;我纯真乌黑的眸子,被漂白大米、和面粉增白剂,渲染成一片死鱼般的苍白。

原来,这欲望的毒害,这由欲望引起的监牢,从内到外,腐蚀着我的一生。

伤痛,无奈,加剧了最后一搏的惨烈。

寻光,寻光,我要追寻生命里真正的光辉。

深呼一口气,带着对理性和真理之光的渴望,用残败的躯体,发起最后的冲撞。

失败了,还是失败了么?

在碎裂的瞬间,温润的鲜血,覆盖了我冰冷的尸体,无法追寻到的光明,借助鲜血的温度,让我渴望光明的肌肤,感受了它的温暖。

在灵魂上升的瞬间,我看到了,透过层层物质之欲的桎梏,看到了久违的光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